Angelique

我感激我们的光锥曾彼此重叠,而你永远改变了我的星轨。

【长得俊】百无禁忌 ABO 3

*卡曼橘混伏特加×草莓牛奶 师生恋

*ooc 少量洋灵

*一辆假车 🚗

*百无禁忌 2


林彦俊把教案夹在身侧,另一只手插进裤兜,脚下迈着不大不小的步子,不快不慢的速度正好留了足够的距离让跟在身后的两人有机会说小话。


“我真的不是故意要睡觉的。”


尤长靖眼睛看着林彦俊挺直的脊背,手却半握在嘴边,挂着一副委屈巴巴的表情,凑到灵超的耳朵边小声说到,

“林老师不会要叫家长吧?”


灵超勾住尤长靖的肩,凭借身高优势揉了一把尤长靖的头发,语调是安慰人时的平稳,鹿眼里闪过狡黠,


“放心,林老师不过是想和你…深入交流一下。”


办公室里只剩木子洋一人,他便放飞自我,把座椅向后滑出一大截,好将两条长腿交叠着搭在办公桌上。食指和中指间的苏烟还闪着亮盈盈的火光,略微混着甜气的尼古丁味道被林彦俊的推门而入彻底搅乱,本想再咬一口过滤嘴的木子洋瞥见跟在他身后的灵超和尤长靖,抬手把烟按灭在透明的烟灰缸里。从台面上撤下的两条长腿一使劲,木子洋连人带椅子一起滑回了桌前,手里还抄起一本美学杂志翻看起来。


“洋哥!”


灵超是办公室的常客,一进门就跑到木子洋身边,坐到了椅子的扶手上。秀气的鼻子吸了吸,灵超嗅到了熟悉的烟味,接着又四下瞅了瞅,看见了被掐断在玻璃器皿里的半截苏烟。


“你不是说不抽烟了!李振洋!你个大骗子!”


被小孩儿抓包的木子洋有些脸红,抬头看见带着意味不明笑容的林彦俊走到窗前将半掩着的窗户直直推开。


尤长靖有些焦灼的站在办公室门口的位置,带着木子洋海盐味道的烟味让他的脸再次红起来,虽然曾从灵超身上闻到过几次类似的味道,但是尤长靖依旧吃不消强A的信息素,哪怕只有一点点混在空气中。当然一半以上的焦灼还是来自心中的忐忑,尤长靖虽然知道自己上课睡觉做的实在是不对,愧疚之余还是希望林彦俊对他可以收下留情。


林彦俊将速溶咖啡倒进洗好的水杯里,在放两块糖还是三块糖之间纠结了一会还是用指尖又捏起一块儿丢进了杯子里,滚烫的热水浇下来,白色方块一点一点隐匿在棕色的液体中,最终与其合二为一。林彦俊将盖子拧好,确认过不会漏水之后,又用纸巾擦去了杯身的水渍。


目睹着一切的尤长靖还是有点发懵,视线锁定在林彦俊伸手递来的水杯上。林彦俊将衬衣袖口工整地翻叠至手肘处,修长结实的小臂线条消失在白色布料后面,暴露在外的小麦色皮肤上还挑着几根性感的青筋。


“办公室里只有速溶咖啡,将就一下吧。刚开学要注意休息,还有,酒吧那种混乱的地方,以后还是不要去了。”


站在安全距离之外的林彦俊将手中的杯子又往前伸了伸,回过味来的尤长靖立马鞠躬微笑双手接过,嘴里还甜腻腻地说了一句谢谢老师。


全程充当观众的木子洋在心里默默给林彦俊的这次行动打了个及格分,后颈的痛感才让他想起来手边还坐了一个小祖宗。灵超丝毫不留情面,照着木子洋的脖子又拍了一巴掌,“我也想喝咖啡。”


木子洋拉开左手边的抽屉,夹烟似的夹出一根棒棒糖,快速地拆开了外面的包装纸将粉红色的糖果塞进了灵超的嘴里,“别乱拍,拍坏了怎么办?”


微酸的水果味绕过唇齿间,灵超嘬了一口棒棒糖,向前倾身捏起了被木子洋仍在桌面上的糖纸,胡乱揉了一把塞进了木子洋左胸前的西装口袋里,


“拍坏了我再赔你一个。”


第二节是音乐鉴赏课,灵超拉着尤长靖从后门溜进教室,理所当然地坐在了最后一排。留着地中海发型的老教授在讲台上放着听不出调子的钢琴曲,尤长靖则拧开了盖子,趁每次教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的间隙小口嘬食着温度正好的咖啡。


速溶咖啡的口感实在是称不上好,自从开始减肥之后,尤长靖向来只喝冰美式。现如今三块方糖的甜度足以挑起他大脑中最深处的嗜糖神经,欢愉感在颅内爆炸,沿着血管传到身体上的每个神经末梢。


没了困意,尤长靖依旧顶着愧疚感在课上走神儿。他又想起十几分钟前林彦俊给他递水杯时的样子,盈盈的笑眼,深深的酒窝,还有红透了的耳朵尖,无一不透露着示好的意味。他舔了舔嘴唇上残留的咖啡,柔软的触感竟然又牵扯出昨晚的记忆,他知道自己在混乱之时强吻了一个Alpha,脑子里却怎么也绘不出那人的样子。


“我记得我明明抬头看来着。”尤长靖用只能自己听得到的声音嘟囔了一句,末了全被窗户外面一只不知名鸟儿的啼叫声掩盖了去。


记忆洪流的最后一个节点终于被打开,尤长靖记起了Alpha的脸。看来,他最终还是在台下等到了林彦俊,只不过是在不合时宜的卫生间里。


#


灵超趴在床上看着尤长靖反复把玩洗干净的杯子,心里想着是不是应该给林老师牵线搭桥,放在手边的手机此时震动起来,


【你林老师需要咱们帮他一把】


木子洋的头像换成了一张极其风骚的自拍,若不是对话框顶上的备注,灵超一下还没认出来。


【?】


灵超单手懒得打字,直接回复了一个言简意赅的符号。


【你林老师说,他那杯子是玻璃做的。】


起初灵超还没看懂木子洋这句没头没脑的话,仔细琢磨了一会,余光里瞟到尤长靖手里的杯子,才如醍醐灌顶一般明白木子洋的意思。随即便向尤长靖伸出手,


“长靖哥,给我看看。”


虽然尤长靖比灵超年纪大,但是灵超却一直是直呼其名,如今突然蹦出的长靖哥,让尤长靖不由得警觉起来。奈何少年表现的太过乖巧,通透的大眼睛里看不见一丝阴谋的痕迹,尤长靖便将杯子递到了灵超手中,确认了已经放好之后,他才松开了自己的手。


可是几秒之后,尤长靖还是听到了玻璃炸裂的清脆声。少年指节分明的手依旧停留在半空之中,而杯子却已经变成了躺在地上的一众玻璃渣子。


尤长靖的下巴仿佛也如同那杯子一般坠到了地板上,刚才他还想在还杯子的时候要不要在上面拉个拉花或者是配个礼盒,再或者是亲手打一杯草莓牛奶送回去。现在看来,这些步骤都可以直接省略。


“我…我不是故意的。”


灵超利索的嘴皮子也结巴起来,软软糯糯的声线里还混了一点哭腔,把尤长靖从震惊之中拉回现实。然后尤长靖又拦下了想要处理玻璃渣的灵超,生怕他一不小心划破了手。


“没事没事,你听话,乖,站到一边去。”


尤长靖冲进洗手间拿出了扫帚和簸箕,蹲在地上开始处理杯子的尸体。每扫起一片玻璃渣,尤长靖的心就痛一下,即使林彦俊对他有好感,第一次互动就把人家好心送来的杯子打碎,实在是不合规矩。


站在一旁的灵超倒是给他提供了一个解题思路,


“教师节快到了,不如,你再送林老师一个新的?”


于是,当天下午,两人出现在了校门口的礼品店里。尤长靖选来选去挑了一个水蓝色的保温杯,为了防止以后再出现此类惨案,尤长靖拒绝了店长推荐的玻璃材质。灵超则一直站在玩偶区挑挑捡捡,最后从柜子里拿出一个螃蟹抱枕。


结账的时候尤长靖好奇,问灵超为什么选一只螃蟹送给木子洋。灵超满意地拍了拍手里的抱枕,神秘兮兮地凑到尤长靖跟前,


“我洋哥,最喜欢螃蟹了。”


晚上木子洋依旧是蹭林彦俊的车回家,他把林彦俊惯听的电台换掉,点了一首轻快的法语情歌。林彦俊也并未阻止,只是笑着调侃自己像木子洋的司机,停车时又问,


“老板,什么时候给我开工资?”


木子洋吹了个口哨,


“很快,你将在教师节收到尤长靖送给你的礼物。”


“为什么?为什么?”


林彦俊顿时来了兴趣,准备洗耳恭听,


“我让小弟把你的杯子打碎了。”


听了这话的林彦俊直接变了脸,若有若无的黑气貌似从他头顶上蔓延开来,他加大了脚下的步子把木子洋甩在身后。木子洋倒也不扭捏,又快跑着追上林彦俊,还把手搭在了他的肩上,


“我知道那杯子是限量款,但是难道尤长靖在你心里还抵不上一个杯子?”


林彦俊哼了一声,肩膀生硬地抖动着,试图挣脱木子洋的手臂,


“礼尚往来听说过没?这一来二去的,不就熟了?”


木子洋依旧在林彦俊的耳边传授着经验,听着听着林彦俊觉得也有些道理,于是停下脚步,脸上是一副了然的笑容,


“我觉得OK诶,”林彦俊看着木子洋得意的脸,又有些想揍人的冲动,“不过从明天起,你还是不要蹭我的车回家了。”


说罢,林彦俊把木子洋往外一推,阖上了自家大门。


教师节那天林彦俊如愿收到礼物,他盯着尤长靖手写的卡片还没痴笑两分钟,耳膜就几乎要被木子洋发出的吼叫声震碎。林彦俊睁着眼睛看木子洋先是快要窜到屋子里的吊顶上,安全坠落到地面之后又一个箭步冲向距离办公桌最远的角落里。


林彦俊绕到木子洋桌前,看见被放在了椅子上的螃蟹抱枕。


“彦俊…好彦俊,你快帮我把它拿走,不,直接丢掉,丢掉它!”


木子洋的声音里还带着惊吓过度的颤音,他虚弱的靠在墙上,抬起手指隔空点了点被林彦俊拿在手里的抱枕。


“木子洋?原来你怕这个吼?那我今天下班之后就去买螃蟹,养在家里的鱼缸里。”


林彦俊笑的不能自已,被他攥在手里的螃蟹随着他的笑声一同抖动着,纵然是远远一眼,也给木子洋造成不小的冲击。


闹剧最终以林彦俊成功敲诈木子洋一顿饭收尾,木子洋拿起手机气势汹汹地找灵超问罪,还没按下拨通键,一连串的消息就从顶上冒了出来。


【洋哥】


【教师节快乐!】


【坏笑.jpg】


【别打我,我有重要的事说!】


【尤长靖下个星期要过生日了!】


惊魂刚定的木子洋拢了拢头发,朝坐在对面的林彦俊晃了晃手机,表情一秒变成得意,


“我说什么来着,林彦俊,那顿饭还是换你来请我吧。”


#


木子洋说的没错,礼尚往来这个词,是熟络关系的最好途径。收到新杯子的林彦俊自然而然地点开了尤长靖的对话框,来来回回的几个字打了又删,删了又打,最终发出去一句,


“杯子我收到了,很喜欢,谢谢你,长靖。”


与此同时另一面,正在认真做笔记的尤长靖看到了林彦俊发来的微信,直接丢掉了笔,拽着灵超的卫衣袖子开始扯弄起来,尤长靖朝着灵超费力地做着嘴型,夸张的表情搭配上兔子牙,让灵超直接伸出手捂住了他的嘴,


“好好好,我看见了,冷静一下,让我们来想想怎么回他。”


尤长靖眨了眨仅剩在外面的一双大眼睛,又疯狂地点了点头,肾上腺素的分泌让他兴奋到有些缺氧,他把手机放在桌子上,和灵超面面相觑。灵超压低声音凑到尤长靖耳边,让他直接邀请林彦俊参加他的生日party,然而刚才还犹如发情一般的尤长靖却脸红着摇摇头,


“会不会太快了?而且,我们是师生诶。”


灵超翻了个白眼,拿起尤长靖放在桌面的手机,指尖点动了几下,


【林老师不用客气啦】


【下周我开生日party,您要是有空的话可以来玩。】


生日会依旧开在岳明辉的酒吧里。原本灵超只是随便提了一句,听说这个唱歌很好听的漂亮Omega要过生日,岳明辉当即拍板说19号的场地留下了,然后又从吧台后面捧了一打糖送到灵超面前,


“宝宝,你帮岳叔问问他,上次让他来酒吧驻唱的事考虑的怎么样了呗。”


灵超随手吧啦起一块糖,满脸可惜地看向岳明辉,


“叔,您别想了,我们这Omega,马上就要有主了。”


岳明辉轻轻赏了灵超一个脑瓜嘣儿,


“小小年纪,想什么呢?你岳叔是那种人吗?我是真觉得他唱歌好听。只要他来,我给他在舞台上建个隔离区都没问题。”


19号是个周五,因着下午没课,灵超带着尤长靖和一众好朋友提前到酒吧布置。Omega的朋友基本上也是Omega,早已等门口的岳明辉给酒吧里的酒吧和保安都贴上了抑制贴,为保险又给他们喷了中和剂,就怕出了差错搅了尤长靖的Party。


尤长靖对这个文质彬彬的Alpha有不错的印象,纵然他的花臂在第一眼看来有些唬人,灵超让尤长靖和他一起叫岳叔,尤长靖试了几次都叫不出口,还是以岳老板称呼岳明辉。


既然是生日小聚,来的人也不算多,差不多布置好了之后,灵超就去后厨把岳明辉准备好的蛋糕推了出来。


尤长靖想起下午岳明辉问起的驻唱之事,又看见岳老板精心准备的三层奶油蛋糕,心里有些感激,所以在灵超点蜡烛之前,尤长靖挪到岳明辉旁边,弯着笑眼说,


“岳老板,我考虑好了,请问什么时候可以来上班?”


#


“哟,我们是不是来晚了。”直到吹了蜡烛,木子洋和林彦俊才姗姗来迟。


林彦俊穿了一套宝蓝色的定制西装,领口系着同色系的领带,庄重感仿佛他才是今天过生日的寿星。挺拔的让人挪不开眼的林彦俊走到尤长靖面前,从背后拿出来一个毛茸茸的白色兔子玩偶,


“长靖,生日快乐,对不起我们来晚了。”


迟到的原因让木子洋头疼,两人本来都已经快要到酒吧门口,木子洋问了林彦俊一句准备的生日礼物是什么,林彦俊指了指车后座系着金丝带的礼盒。木子洋一副终于开窍了的表情朝林彦俊点了点头,然而林彦俊的下句话让他差点把嘴里的口香糖咽进肚子里。


“我准备了特典版的莎士比亚全集,还有我手写的情书。”


“人家过生日你为什么要送莎士比亚?”


在木子洋的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下,林彦俊放弃了准备好的礼盒,跟着木子洋去最近的商场里挑了一只兔子玩偶,结完账后林彦俊对着镜子把玩偶放在了脸边比划了几下,嘿嘿笑到,


“它和尤长靖好像诶,好可爱。”


岳明辉让人开了一瓶香槟,却拦着不让Omega们拿,只让他们去喝自己准备好的低度数的果酒。林彦俊隔着灵超坐在尤长靖的一侧,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给尤长靖递递果盘,递递纸巾。酒吧里的灯只被开了一半,灯线暗下来,Party的氛围一浪高过一浪,几杯果酒下肚的尤长靖脸已经开始发红,视线控制不住的越过灵超飘向林彦俊。


成年人之间的感情,不过几个眼神就能搞定。尤长靖半眯着眼睛又端起一杯果酒放到嘴边,坚硬的杯沿硌在柔软的唇上,本将下一秒入口的果酒又随着杯子倾斜的弧度震荡回来。尤长靖举起杯子,向林彦俊虚虚地请了一下。林彦俊半坐在阴影里,只等灯光扫过的时候才露出直勾勾的眼神,他拿起放在面前的香槟,向前倾身越过灵超同尤长靖碰杯。


虽然只是杯壁相接,尤长靖却好似感觉有一脉电流沿着指尖爬到了自己心里,他眨眼睛,林彦俊便也跟着眨眼睛,两人在谁也不肯先捅破的窗户纸前对视,终究尤长靖仰头饮下了酒,罢了又用舌尖舔了舔嘴唇,而眼睛里光影流转,是盖不住的情|欲。


天雷勾地火。


很奇怪,林彦俊想,尤长靖就是长的太好看才会把诱惑表现为纯情。灵超在酒吧门口直接上了木子洋找好的车,临走前把宿舍钥匙毕恭毕敬地递给林彦俊。尤长靖喝了不下二十杯,酒精在血液里面蔓延,让他只能如同烂泥一般挂在林彦俊身上,靠着林彦俊手臂的力量才堪堪站住。


木子洋帮灵超关上车门,拍了拍林彦俊的肩膀,嘴角勾起说了一句没羞没臊的话,


“赶快去喝草莓牛奶吧,解酒。小弟今天晚上睡我家。”


没等林彦俊回答,便直接长腿一迈关上了车门。


林彦俊发誓,他真的只是想送尤长靖回宿舍。因为他觉得有些事情不着急,暧昧期的感情仿佛就是放在罐子里的陈酿,时间越长,才越够味。


进了屋子之后林彦俊摸索着开了灯,把尤长靖抱到了床上,本想起身去洗手间拿条毛巾给他擦擦脸,却被尤长靖扯着领带直接拽回了床边。


尤长靖一个翻手,将光滑的布料缠绕在自己的手指上,微微用力,把单膝跪在床边的林彦俊往前引了引。蒙了一层酒气的眼睛既妩媚又多情,盛夏刚过初秋才至,鹅黄色卫衣的厚布料让他出了汗,薄薄的覆在脸颊上,酒精晕染的红色隐隐透在皮肤上,就像一颗刚被剥了皮的鸡蛋。


还沾染着酒渍的嘴唇张了张,带着果香的气息喷在林彦俊的鼻尖上,


“别走。”


林彦俊怔怔的看了一会尤长靖,等果酒的气味消散,才笑着握住尤长靖缠在他领带上的手,


“我不走。”


微熏的尤长靖有些过分可爱,抓着林彦俊的领带咿咿呀呀地唱了半小时的情歌,最后一个尾音唱完,尤长靖挣扎着要坐起来。林彦俊便伸着胳膊借给他一个力,攥着领带的手终于松开,却又沿着林彦俊的臂膀攀上了他的领口。


“祝我生日快乐,”


尤长靖边哼着歌,边开始解林彦俊领口的扣子,奈何酒精上头,略微有些笨拙的手指费力地捏着小小的扣子,怎么也找不到扣眼。林彦俊被勒的有些喘不过气,


“你在做什么?”


被提问的尤长靖手下一顿,瞪着眼睛抬头看林彦俊,嘴角是喝醉之人惯有的神秘笑容,


“我在拆礼物呀。”


林彦俊被逗笑,手下的力道一重,将尤长靖禁锢在怀里,


“长靖,你喝醉了。”


尤长靖伏在他肩头笑了一会,将胳膊环上了林彦俊的脖颈,他偏过头看着林彦俊,两人距离不过唇齿之间,彼此交换的呼吸让林彦俊的身体有些发热,尤长靖的睫毛颤了颤,猛的向前吻住了林彦俊右脸上的酒窝,舌头还在酒窝凹陷的最深处抵了抵,


“胡说,你才醉了。明明你才是满身的酒味。”


说罢,尤长靖抬手撕下了林彦俊贴在腺体上的抑制贴。


我想尝一尝你的伏特加


图片防挂


微博图链,点击收获高清大图


TBC


dbq,故事越写越长,

评论(35)

热度(1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