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ique

我感激我们的光锥曾彼此重叠,而你永远改变了我的星轨。

【长得俊】百无禁忌 ABO 4

*卡曼橘混伏特加✖️草莓牛奶 师生恋
*ooc 少量洋灵
*百无禁忌 1 2 3 5

虽然没少被尤长靖折腾,快到7点的时候林彦俊还是被生物钟叫醒。 
 
在床沿睡了一夜的林彦俊只觉得浑身酸疼,狭窄的单人床原本只能堪堪挤下两人,尤长靖虽然睡相好,但是耐不住Omega的本能,夜里不知道寻着味儿向林彦俊怀里拱了多少次。 
 
尤长靖向前一寸,林彦俊就后退一寸。不是不想与尤长靖亲近,只因草莓牛奶甜度过甚,林彦俊怕把持不住扰了尤长靖的好梦。 
 
估摸着闹铃快响了,林彦俊想抢先一步关掉它,奈何一条胳膊正被尤长靖枕在头下,于是他只能反勾着手去拿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被故意放轻的动作还是让尤长靖睁了一下眼。 
 
“几点了?” 
 
瞧着尤长靖醒了,林彦俊干脆把胳膊抽出来,坐起身拿到手机关掉了闹钟。尤长靖并没有起床之意,翻了个身,把赤裸裸的后背留给他,林彦俊只得躺了回去,把尤长靖重新搂回怀里。 
 
“还早,再睡会吧。” 
 
尤长靖含糊的应了一声,又转过身来在林彦俊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晨光透过窗户打进来,照在相拥的两人身上。被光晃到的尤长靖轻蹙着眉头在林彦俊的颈窝里蹭来蹭去,林彦俊看着怀里不安分的人,关切地问怎么了。 
 
“有光。” 
 
慵懒软糯的声线让林彦俊的耳根一热,他抿起嘴来,骨骼分明的手指微微弯了一个弧度,搭在尤长靖的鼻梁上,用手掌覆住了尤长靖的眼睛,巴掌大的脸顿时被遮了一半去,只剩一张粉嫩嫩的嘴露在外面。 
 
“现在呢?” 
 
“很舒服。” 
 
尤长靖晶莹透亮的唇勾起好看的笑,林彦俊只是低头轻啄了一下,便放任怀里的人去睡回笼觉。林彦俊甘愿做护花使者,替他驱赶烦人的阳光,自是不能再小憩。看了一会儿尤长靖的睡颜,觉着吐在自己胸前的呼吸又沉稳均匀起来,林彦俊在脑子里规划起起床之后要做的事。 
 
今天是周六,林彦俊觉得起床之后可以直接去吃个Brunch,先垫垫肚子。午饭在哪里吃还是要听尤长靖的意见,要是他愿意的话,林彦俊想带尤长靖去超市采购食材,然后回家自己做饭。虽然林彦俊只会番茄炒蛋,但是据灵超说,尤长靖做的马来西亚特色菜堪称一绝。 
 
余光瞥见手机屏幕亮了一下,林彦俊捏着手机点开了微信,是木子洋发来的, 
 
【你家密码改了?昨晚我没进去】 
 
【你们现在在干什么?有时间下楼拿衣服没?】 
 
【不然我给你们送上去也行】【坏笑.jpg】 
 
林彦俊懒得满足木子洋的好奇心,指尖点了几下,回了一个短句, 
 
【0919,衣柜最左边的黑色休闲服。】 
 
木子洋嘁了一声把手机塞回裤兜,将刚刚下楼买好的早点一一从袋子里拿出来摆在餐桌上,又从许久没有开过的橱柜里拿了两个碗和两双筷子,准备就绪之后才走到客房门前,用指节直接轻扣了三下。 
 
“小弟,起床吃饭啦!” 
 
“李英超,太阳晒屁股啦!再不起就没饭了!” 
 
连着喊了两声都没人应答,木子洋攥着把手想要推门进去,在锁扣咔哒响起的那一刻又慢慢地将门把手回归原位,轻叹了一声气转身回到桌前,把一人份的早点放到了保温盒里。 
 
早饭过后,木子洋从被灵超称为媲美大模衣橱的衣柜里选了一件颇日系的花衬衣,搭了简单的西裤,宽肩窄腰,有些古时日本浪人的不羁之气,在镜子前抓了抓头发后才出门。 
 
木子洋惊叹林彦俊换密码的速度之快,一边黯然神伤地觉得他是不是防着自己,一边忽的反应过来,林彦俊是将密码改成了尤长靖的生日。 
 
林彦俊的衣柜被主人整理的像一个书柜,衣服按颜色深浅一字排开,木子洋从衣柜下面码好的纸袋里随便抽了一个,把拿出来的黑色休闲服团成一团塞了进去。 
 
今天没人给他当司机,木子洋便去车库里把落了一层薄灰的宝马六系轿车提了出来,许久没开车竟也有些生疏,又加上周末开车出游的人比较多,费了一番周折开到宿舍楼下的时候,已经将近九点。 
 
木子洋打了个哈欠,想着楼上的两人肯定还在腻歪,就直接拨通了林彦俊的号码。出乎意料的,电话马上接通了。 
 
“喂?你洋哥给你送衣服来了,快点下来拿。” 
 
“帮我送上来。” 
 
听的出来电话另一头的林彦俊故意压低了声音,木子洋料到尤长靖可能还在睡觉,就没有继续贫嘴提着袋子上了楼。林彦俊从猫眼里看到木子洋准备敲门,赶在他手掌落下前打开了门,将胳膊从门缝里伸出来接过了衣服。木子洋还未开口就被林彦俊关在了门外,正有些心酸之时,放在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他还在睡觉,不方便说话,你先走吧。】 
 
林彦俊站在门口翻看袋子里的一团黑色布料,眉头皱着把衣服拎出来抖了抖,刚套上长裤,就听见背后传来一声“早”。 
 
尤长靖坐起身来,只抬了抬眼皮,惺忪的睡眼带了一丝慵懒,揉搓了一夜的头发蓬松而凌乱,带着卷度的发梢随着尤长靖揉眼睛的动作轻轻颤动着。淡黄色的薄被半挂在肩头,白皙的皮肤上留着昨晚暧昧的痕迹,斑驳的紫红色印子在白日之中也显得格外诱人。林彦俊嘴角噙了笑意,走回床边坐下帮尤长靖拢了拢被子,才送上自己的问候, 
 
“早安。” 
 
嗅觉先一步清醒,屋子里草莓牛奶和伏特加混在一起的独特味道还未完全消散,看到林彦俊赤裸的上身又想起昨晚的旖旎片段,尤长靖的脸倏的红了一层,眼神立马垂了下去,看向被自己攥在手里的被子。 
 
尤长靖只觉得自己的脸越烧越烫,坐在旁边的林彦俊没有说话,安静的空气像一潭春水,让潜在其中的尤长靖有些难耐。他慢慢将视线收回来,小扇般的睫毛微微上扬,连着琥珀色的瞳孔一同抬起,带着七分探寻三分不安看向林彦俊。 
 
略微的身高差让林彦俊得以将尤长靖抬头时的样子尽收眼底,他揉了一把尤长靖的头发,眼角带着细碎的温柔,酒窝里盛满快要溢出的笑意,抬起食指轻轻抵在唇肉上,比了个”嘘”的手势,将尤长靖想要开口说的话堵在嘴里。 
 
“这种话还是让我来说。尤长靖,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你,很抱歉我没能早点出现,让你等了这么久。所以亲爱的,你是否愿意做我的Omega,带着我的味道,成为我相伴一生的爱人?” 
 
尤长靖怔怔地眨了眨眼睛,直接向前倾身环住了林彦俊精瘦的腰肢,脸颊则贴在他蜜色的胸膛之上,沉稳有力的心跳声隔着胸腔传到尤长靖的耳朵里,直到伏特加的味道有些上头,尤长靖才软软地回了一句, 
 
“我愿意。” 
 
两人拖拖拉拉地一边腻歪一边收拾,将近中午才出门。尤长靖挽着林彦俊的手臂,在下楼的第二个拐角处遇见了提着零食的灵超。 
 
“哟,恭喜啊。” 
 
少年半弯着鹿眼,嘴角咧起好看的弧度,露出整齐的小牙齿。略带八卦的调侃让尤长靖有些不好意思,他笑着瞪了灵超一眼,余光扫到灵超手里提的袋子,随口问了一句, 
 
“你中午吃什么?和我们一起出去吃吧。” 
 
听到邀请的灵超即刻摆摆手,故意做出避之不及的表情, 
 
“我不要,我不要。” 
 
说罢,直接一步迈着两个台阶走上了楼,背影消失在拐角的时候又扔下一句话在楼道里, 
 
“晚上不回来记得给我发消息!” 
 
林彦俊用手轻轻将尤长靖还在回看的头扳正,让他注意脚下的台阶,而尤长靖却有些意犹未尽,想了一会捏了捏林彦俊的手臂,小声地说了一句, 
 
“灵超今天好像不太高兴。” 
 
林彦俊嗤笑着耸耸肩,将手插进裤兜里, 
 
“大概是又挨打了吧。” 
 
回家做饭的计划在尤长靖看到火锅店的时候彻底泡汤,林彦俊只是负责把肉和菜放进锅里,待到汤水再次翻滚时将熟透的食物捞出来放在尤长靖面前的碗碟里。不论在哪一方面,尤长靖真的从未让林彦俊失望过,堆叠在碗碟里的牛羊肉混着虾滑爆肚不过片刻间便进了尤长靖的肚子里。看着他基本上一口蔬菜都没夹,林彦俊把裹好蘸料的青叶递到尤长靖嘴边,才哄着人吃了一口菜。 
 
一小时后,尤长靖摸了摸有些涨的肚子,撕开了包装纸将薄荷糖扔进嘴里,对着看呆的林彦俊说,“吃饱了,我们走吧。” 
 
才出了火锅店的门,就听见旁边影城里在宣传刚刚上市的新电影,两人挑挑拣拣选了一部文艺爱情片,在前台尤长靖又停下脚步,眼睛看着黄灿灿的爆米花,抿了抿嘴唇。 
 
林彦俊用指节扣了扣玻璃台面,对满脸笑容的售货员说, 
 
“你好,来一个中份的。”感觉到挽在胳膊上的手微微动了一下,林彦俊立马改口,“不好意思,换成大份的。” 
 
林彦俊一度怕尤长靖吃的太多胃会不舒服,两个小时的电影里尤长靖又把盒子里的爆米花吃干抹尽,捎带着喝了一杯橙汁。动情之处尤长靖的眼泪直掉,林彦俊忙着递纸巾,看他没有丝毫生理上的不适,才将心放到肚子里。 
 
电影散场后,林彦俊又在琢磨晚上该带尤长靖吃什么,却直接被尤长靖拉进了一家甜品店打包了一份巧克力慕斯。尤长靖掂了掂手里包装好的慕斯蛋糕,让林彦俊送他回宿舍,说要安抚一下灵超。 
 
被信息素催熟的发情期来的快去的也快,林彦俊看尤长靖活蹦乱跳没什么事情,便将带他回家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再回到宿舍楼下时,天边浅金色的夕阳已经与泛起的浅蓝色夜幕边缘缓缓交融,林彦俊抱着尤长靖不想松手,鼻尖在他后颈上汲取着丝丝缕缕的草莓牛奶味道,直到抱的不能再久,尤长靖才抚着林彦俊的后背说该上楼了。 
 
“你有事给我打电话。” 
 
林彦俊目送尤长靖上了楼,透过楼道窗户看到从一楼到四楼的感应灯光依次亮起来,估摸着他大约是进了屋子,林彦俊才上了车。 
 
屋子里没有开灯,尤长靖一进门就看到灵超抱着平板电脑裹着被子蜷在床上。幽白色的屏幕亮光在不甚黑暗的背景里将灵超的脸部轮廓映照的棱角分明,少年低垂的眼睛倒是将恹恹的神情表露无遗。 
 
尤长靖开了顶灯,拿起遥控将二十三度的冷气上调到二十八度,然后将蛋糕盒子放到桌子上,甜甜地喊了灵超一声, 
 
“你中午一定没好好吃饭,所以我给你带了巧克力慕斯。” 
 
灵超把手里的平板扔到柔软的床垫上,抬手揉了揉有些干涩的眼睛,撅着嘴趿拉着拖鞋接过了尤长靖递来的叉子。 
 
“原来你还记得弱小的我孤独地待在宿舍里。” 
 
尤长靖仔细地打开盒子取出蛋糕推到灵超面前,之后又拉开椅子坐到了旁边,他看着少年用叉子挑起一小块巧克力放到嘴里,原本抿着的唇勾起弧度,好看的眼睛在灯光的照映下带了点点荧光。 
 
灵超往嘴里送了一大块蛋糕,滑甜的巧克力入口即化,在口腔里营造出一个充满幸福的假象。尤长靖给灵超倒了一杯水,想着等少年吃饱之后再同他聊聊心事。 
 
“小时候爸爸工作忙,为了哄我每次都给会带很多甜点回来,小孩不懂事又傻,觉得吃了甜食就会变得开心。” 
 
断续而含糊的话从灵超嘴里冒出来,大概是讲了许多小时候的事情,衣食无忧的小少爷其实不过是个活在糖罐里渴望关爱的小可怜,繁忙的公司事务让父亲难以脱身陪他拥有太多的亲子时光,妈妈每次都在他哭着要爸爸的时候捧出糖来哄,久而久之长大之后,灵超对父亲便有些疏离,没了亲昵感。 
 
灵超的舌头在蛋糕之间难以伸展,说的话越来越模糊,最后他问了一个问题, 
 
“尤长靖,你爱林彦俊吗?” 
 
突然被问的尤长靖用手指抵着下巴想了一会,一向软糯的声线里带了几分严肃和慎重, 
 
“爱这个字从嘴里说出来太过容易,反而少了它应该有的分量。虽然有些肤浅,但是我还是要说我很爱林彦俊。” 
 
灵超看着尤长靖提起林彦俊时的样子,心有些酸,他从未仔细留意过自己向别人说起木子洋时的神情。他想,也许自己和现在的尤长靖一样,会弯着笑眼,脸上带着挡不住的欢愉,甚至还会带上一点不想被人窥探到的羞涩。 
 
得到的回答在意料之中,灵超用手里的叉子没轻没重地捣了几下慕斯,然后抬起头来对尤长靖说, 
 
“我想吃寿司。” 
 
尤长靖披着外套从楼下提上来两盒寿司,往出拿时才发现灵超点了六人份的芥末,绿中带黄的膏体被放在透明的小盒子里,带着诡异的色泽,隔着容器尤长靖仿佛都嗅到了呛人的气味。 
 
灵超用筷子夹起一块寿司,蘸了十足十的料毫不犹豫地放进嘴里,辛辣感顿时涌上鼻腔和嗓子眼,脆弱的泪腺也随即受到牵连。灵超努力撑着眼皮不让覆在眼球上的水膜破碎落下,缓了一会之后,噙着泪水的眼睛终于平静下来,浓烈而呛人的芥末味依旧让他难以说话。 
 
不知道是芥末发挥了作用,还是灵超的声线里本来就带了委屈的哭腔,从他的叙述里,尤长靖大概了解到昨晚发生的事情。 
 
两人是如何滚落到床上的细节被灵超一句话带过,尤长靖想许是酒精在作祟,又或者是灵超只是像平常一样勾住木子洋的脖子跳进他怀里,而与此同时木子洋脚下刚好一个踉跄便倒在床上。 
 
灵超只讲,他捧着哥哥的脸想要吻上去的时候,哥哥用甚至比平时还温柔的声音一点不留情面地拒绝了他, 
 
木子洋说,“弟弟,我不想伤害你。” 
 
尤长靖拦不住灵超,只能看着他又咽下一大块蘸着芥末的寿司,积累多时的眼泪终于在带着威胁感的气味中喷薄而出,一滴接一滴滑下来,就像断了线的水晶珠串。 
 
辛辣感太过上头,脑神经抽搐般的疼感让灵超的手一滞,筷子连同着寿司一起滚落,绿色的酱汁在深色的木质地板上砸出点点痕迹。 
 
才发现不对劲的尤长靖立马上前扶稳了他的手臂,灵超扬起头来看尤长靖,原本白皙的皮肤上布满了细密的红色小疹子,泪迹未干的眼睛带着让人撕心裂肺的绝望,他张了张已经有些微微颤抖的嘴唇, 
 
“我要是个Omega就好了。” 
 
说完便一头栽进了尤长靖的怀里,尤长靖忙乱地掏出手机打通林彦俊的电话, 
 
“快给木子洋打电话,灵超出事了。” 



TBC

dbq,私设小弟芥末过敏🙏

评论(33)

热度(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