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ique

我感激我们的光锥曾彼此重叠,而你永远改变了我的星轨。

【长得俊】百无禁忌 ABO 5

*卡曼橘混伏特加✖️草莓牛奶 师生恋
*ooc 少量洋灵

*百无禁忌 1 2 3 4 

目光所至的一片白色加上堵在鼻腔里的消毒水味,让尤长靖的脑子有些发晕。 
 
急诊室前听到的语气严重的苛责在耳边回响不断,比尤长靖高一个头的医生选择性地与站在旁边的木子洋对话,脸上大部分表情被淡蓝色的口罩遮去,只剩一双凌厉的眼睛露在外面, 
 
“一下吃这么多芥末是不是不要命了?再晚来一会儿谁也回天无力。家属看着点,别让他想不开。” 
 
医院的温度不高,尤长靖出门时顾不得穿外套,现在只能披着林彦俊的衣服坐在病房外的长凳上。林彦俊并排坐在他身边,伸出臂膀将尤长靖揽进怀里,似乎是感觉到尤长靖的不安,林彦俊又用手掌包住尤长靖攥紧的拳头,给他力量,给他温暖,或者更像是在安抚一只受到惊吓的小动物。 
 
尤长靖在长凳上坐不住,站起身来透过厚重的玻璃去看躺在床上的灵超。纤细的少年静静仰卧在床上,皮肤像墙面一样苍白,还未褪去的小红疹隔着远看竟像连绵的红晕一般,在他的脸上添了几分不自然的生气。 
 
林彦俊也随尤长靖站到窗边,他知道尤长靖可能有话要与木子洋说,所以用指节敲了敲玻璃。 
 
木子洋回头看了一眼两人,把灵超被自己握在掌心的手送回被子里才缓慢地起身,迈着大步走出病房。 
 
“对不起,我不知道灵超对芥末过敏。” 
 
尤长靖抬头看着木子洋,瞳孔随着睫毛轻轻颤动,他用手指搅着衣边试图来掩饰自己的焦灼,被故意放轻的声音反而将想要表达的愧疚感暴露无疑。 
 
木子洋摇摇头,抬手拍了拍尤长靖的肩膀,低沉的声线里带了困倦与疲累, 
 
“不怪你,时间不早了,你们先回去吧。”说罢又转头看向病房里的灵超,“等他醒过来我会向他解释的。” 
 
林彦俊朝木子洋点点头,嘱咐了一句“有事打电话,”便带着尤长靖下了楼。晚上发生的事情太过惊心动魄,林彦俊有些担心,所以在车将要驶入十字路口的时候,试探着说了一句, 
 
“晚上去我家吧,我担心你。” 
 
尤长靖紧了紧身上的外套,轻轻的应了一声。 
 
公寓在第二十四层,林彦俊拉着尤长靖的手指,在密码锁上按下“0919”四个数字。一进屋子,尤长靖就被硕大的落地窗吸引,他光着脚跑到窗前去看深夜里依旧妩媚动人的霓虹灯光,脸部的轮廓浅浅地倒映在透明的玻璃上,随外面的光变化着不同的颜色。 
 
林彦俊从鞋柜里拿出来准备好的兔子拖鞋递到尤长靖的脚边,出乎意料地被他嘲笑品味幼稚,和整间屋子里的性冷淡风格格不入。林彦俊似乎是早已想好说辞, 
 
“晚上去超市买东西正好碰到打折而已,快穿上,别着凉。” 
 
因为都在担心着灵超的情况,洗漱完的两人只是依偎在柔软的大床上,尤长靖穿着大一号的丝绸睡衣,滑溜溜的布料让他觉得自己是条游在海里的小鱼。身边Alpha的气息让他倍感安心,尤长靖将头枕在林彦俊赤裸的胸膛之上,扯着睡衣的一角伸到林彦俊眼前质问他, 
 
“你这睡衣给谁准备的?” 
 
林彦俊将手指插入尤长靖蓬松的头发里揉搓了一番,笑着说道, 
 
“我给自己买的,但是从来没穿过,因为我喜欢裸睡。” 
 
尤长靖习惯林彦俊正经的样子,此时的裸睡二字在他听来都像是调戏。于是他不安分的去挠林彦俊腰侧的痒痒肉,却被人一把钳制住双手,尤长靖嗅到屋子里伏特加的味道越来越浓,又看见林彦俊墨色的眼底里暗暗涌过的一丝欲火,弱弱说了一句, 
 
“今天不可以。” 
 
林彦俊亲了亲尤长靖被自己捏在掌心的手,嘴角的笑里带着甜过草莓牛奶的宠溺, 
 
“所以你不要乱动,不然…” 
 
尤长靖顺着林彦俊的话头问下去,“不然怎样?” 
 
“不然我就吃了你。”说着,林彦俊张开嘴巴做了一个咬合的动作,被吃进口中的空气股在两腮,仿佛一只在嘴巴里藏了食的仓鼠。 
 
尤长靖挣脱出来,用食指戳了戳林彦俊的脸颊,趁他吐气的时候吻了上去。林彦俊与尤长靖心照不宣地没有加深这个吻,只是在唇齿厮磨之间将热化成了暖。 
 
“木子洋喜欢灵超吗?” 
 
关灯之前,尤长靖在林彦俊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将自己埋进去,不甘心直接说晚安的他又想着来点睡前谈心小话题。 
 
“不知道。虽然木子洋总是把灵超挂在嘴上,但是总让人觉得仅仅是哥哥在宠弟弟。” 
 
林彦俊在尤长靖的额前落下一个晚安吻,掖好被角之后催着人睡觉。许是真的疲累,几分钟之后林彦俊的鼻息就变得沉稳而均匀,俨然是已经进入梦乡。 
 
尤长靖睡不着,木子洋的心意他窥探不到,灵超却是把“喜欢”百分百放在了明面上。他想起来刚搬进宿舍时无意看到灵超的手机桌面,壁纸里的主人公宽肩窄腰长腿挺直,背影在昏黄的路灯下与周遭的黑暗交融在一起,本应肆意不羁的风格被手里提着的玩偶全部破坏掉。 
 
而那只玩偶,就摆在灵超的枕头旁边。 
 
由于男主角身材太好,尤长靖脱口问出,“他是模特吗?”灵超得瑟地摇摇头,炫耀般地告诉尤长靖,“他是我洋哥,A大的老师。”说完又将手机捂在胸口,奶凶奶凶地警告到,“你这个小Omega,不要打我洋哥的主意!” 
 
至于第一次正式见木子洋,还是上完哲学课被林彦俊叫到办公室的时候。他看着灵超坐在座椅扶手上同木子洋玩闹,被欺负的老师也不恼怒,反而掏出糖来哄灵超。勾肩搭背,挽臂拉手已是常态,尤长靖也曾见过很多次明明已经长到一米八的灵超用双手搂住木子洋的脖颈,之后又把两条腿盘到他的腰侧。木子洋配合地用双手托住灵超的屁股,哄小孩般将灵超抱在怀里。 
 
木子洋的声音总是那么温柔。灵超曾向尤长靖控诉,木子洋在揍他的时候下手极重,尤长靖看在眼里的则是木子洋重重抬起又轻轻落下的手,食指和拇指轻搭成圈,在灵超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象征性的脑瓜嘣。 
 
像亲人又像恋人,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但是尤长靖在一旁看的也是云里雾里,丝毫猜不透木子洋的想法。烦扰的思绪在脑子里堆积成山,困意终于袭来,尤长靖用手臂压了压被子,想着明天早上醒来做顿早饭当作借宿的谢礼,最终在黄油吐司金灿灿的色泽中沉沉睡去。 
 

 
厚重的银灰色窗帘把窗户遮的一丝不透,尤长靖眯着眼睛翻了个身,手臂顺势探到身侧。本想再温存一番的他只触到还残留着余温的床单。尤长靖惊的坐起,拿起放在床头的闹钟一看才发现已经快要九点。 
 
尤长靖打了个哈欠,又伸了个舒服的懒腰,才掀起被子下了床。他趿拉着拖鞋,将卧室的窗帘拉开,晴天的阳光有些刺眼。他抬手挡了挡光,转过身去把堆叠在床上的双人被铺展捋平。 
 
哼着歌出了卧室,看见林彦俊正在开放式厨房里准备早饭。林彦俊穿着简单的白T和休闲裤,腰上则系了一条粉红格子的围裙。他一只手拿着锅铲,结实流畅的线条一直顺着手臂延伸到白色布料覆盖下的略有起伏的肌肉上。尤长靖轻手轻脚的绕到林彦俊背后,伸手环住了他精瘦的腰肢,还将头在他的肩胛骨上蹭了蹭。 
 
林彦俊端起锅使劲向前一晃,把煎好的荷包蛋翻了个面。关掉火后对着背后的尤长靖说了早安, 
 
“快去洗漱,灵超醒了,等下我们买点东西去看看他。” 
 
两人吃过早饭就出了门,在车上一直讨论要给病人买什么礼物。林彦俊坚持要买营养丰富的水果,而尤长靖却硬拉着他去超市里买了十几袋不重样的糖。 
 
到了病房时,灵超正带着耳机玩手游,木子洋则坐在旁边用刀削苹果。修长的手指卡在苹果的两端,另一只手仔细地将果肉削到小碗里,之后再用牙签插上送到灵超的嘴边。灵超嫌弃木子洋的苹果挡了他的视线,皱着眉头把脸别过去。但是木子洋的手臂够长,锲而不舍地追在灵超的后面,将果肉再次递到他嘴边。顾着游戏的灵超只得妥协,张开嘴咬下了苹果。 
 
站在门口的尤长靖和林彦俊对视了一眼,做了个“和好”的口型。林彦俊将果篮换了只手提,轻轻扣了扣敞开的门。 
 
在大门边缘被追捕者抓到的灵超气鼓鼓地把手机扔到床上,抬头看见了来探病的两人。嘴里喊着“林老师好”,手却诚实的接过了尤长靖递来的一袋子糖,木子洋摸了一把灵超的头,笑着将林彦俊手里的果篮接了过去。 
 
四个人坐在一起仿佛两两之间隔着捅不破的纸,只能说些不甚重要的话来打发时间,尤长靖问什么时候能出院,木子洋站起身来说先去办手续,然后就可以出院。说着拿起外套走出病房,尤长靖扭头给林彦俊使了个眼色,会意的林彦俊即刻追出门外。 
 
病房里没有别人,灵超的话匣子自己打开。他想说的话有很多,却又得赶在他们办完手续回来前说完,否则堵在心里实在难受。 
 
尤长靖将手肘支在床边,白色的床单上被压出浅浅的印子,他仰着头听少年用三言两语诉说醒来之后发生的事情。 
 
虚弱的少年睁开眼睛后第一个看到的人,就是伏在他床边的木子洋。看的出来确实很累,宽阔的肩膀在狭窄的床沿找到一席之地,木子洋将头枕在自己的臂弯里,平日里用发油精心打理的头发此时却散乱地堆砌在头顶,在灵超的视角里仿佛如同一个枝繁叶茂的鸟窝。 
 
灵超觉得口渴,想伸手去拿放在床头柜上的矿泉水,在试图将手从木子洋的掌心里抽出来的时候,扰醒了浅睡眠状态的哥哥。木子洋俨然还没睡醒,浓郁的起床气聚在眉眼之间,灵超本以为木子洋会直接上手揍自己一顿,没成想哥哥只是用略带嘶哑的声音问他, 
 
“弟弟你醒啦?有没有不舒服?” 
 
灵超摇摇头,睫毛忽闪了几下,将目光转到一旁的矿泉水上。木子洋立即拧开瓶盖,把灵超扶起来慢慢喂他喝。 
 
木子洋在床头垫上枕头,帮灵超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之后又是很长的一段沉默,灵超想听木子洋的解释,可是又害怕得到自己脑子里想到的最坏的结果,他害怕自己昨晚的冲动行为把木子洋推的更远,甚至之后连一声哥哥都不能再喊。煎熬的越久,灵超越想要开口哀求退让,他想让木子洋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忘掉那天晚上他越界的举动,也忘掉他的任性与傲慢。他想要哀求木子洋,“以后你还是我哥哥好不好。” 
 
想的多了,不听话的泪腺又开始作妖。泪水一点一点积聚在眼底,灵超努力睁着眼睛,不知是不是因为身体没有力气,他竟然连眼皮的肌肉也控制不好。眼泪在眨眼的瞬间被挤落下来,顺着白皙的皮肤一路向下,就在快要滑到下巴上的时候,木子洋伸出拇指截住了这一滴妄想逃脱的水珠。 
 
木子洋的带着温度的指尖轻轻摩挲着灵超有些凉的脸颊,他用斟酌了很久的语气说,“李英超,不要伤害自己,我会心疼。” 
 
木子洋撩开被子的一角坐到了床边,将灵超揽进怀中。灵超靠在他的肩膀上,闻到了木子洋身上的海盐信息素味道。虽然Beta并不受影响,但是灵超依旧贪恋这海洋的气味,他想起了自己曾偷偷写过的青春伤痛文学,“你宽阔的肩膀是夕阳下的海平线,而我是一只在天空里盘旋的海鸟。爱你,慕你,甚至想要一头扎进你的怀抱,在暗寂的死亡里得到绚烂的永生。” 
 
灵超猜不到木子洋的下文是什么,现实对他太过无情,他只想让时间过的慢一点,好让自己在间隙里再攫取一点缱绻温存。 
 
“然后呢?他说什么?” 
 
尤长靖有些着急,故事到了最吊人胃口的时刻,灵超的声音却越来越低,沉默了一会,才轻轻地说了一句, 
 
“他说他也喜欢我。” 
 
明明是一句表明心意的话,从灵超嘴里说出来却显得忧郁而沉重。 
 
“他说彼此喜欢的人不一定要在一起。Alpha和Beta并非没有可能,只是人活在世上不能只想着自己。他说他不想把我拉进深渊,父母家人的反对,会让我更加痛苦和难受。” 
 
剧情的急转直下是尤长靖没有料到的,他看着少年低下去的头,手足无措地想着该要如何安慰,而少年深深吸了一口气,再抬起头时已经带上了温和的笑, 
 
“他还说,在得到我父母同意之前,他会一直当一个称职的哥哥。” 
 
最后一个尾音消失之前,去办手续的木子洋和林彦俊拿着买好的药回到了病房里。灵超在换衣服的时候一直嚷嚷着要吃烤肉,直接被木子洋的一句“不行”怼了回来,“喝点清粥都便宜你了。” 
 
到了宿舍楼下,灵超活蹦乱跳地拉着尤长靖上楼,不留给小情侣一点卿卿我我的告别时间,尤长靖回头看冒着黑气的林彦俊,朝他挥了挥手里的手机。 
 
Alpha之间有独特的交流方式,他们总是擅长用最简洁的句子将所有事情交代清楚,甚至不参杂一点感情。之前在缴费窗口办手续的时候,木子洋只对林彦俊说了一句话,“我喜欢他,但我不能害他。”林彦俊即刻领会到木子洋的意思,没有做声,只是拍了拍他的肩头表示安慰。 
 
木子洋心中苦闷的情绪渐沉,他跟着林彦俊的脚步想要进屋随便喝几杯却被人直接挡在门外, 
 
“长靖可能不喜欢家里有别的Alpha的味道。想喝酒的话,去岳明辉的酒吧喝。” 
 

 
晚上尤长靖正在与林彦俊聊微信的时候,接到了岳明辉打来的电话。岳明辉在电话里说,酒吧重新装修了一下,为了尤长靖的安全,把舞台与中央卡座的距离加大了一倍,又在舞台的下侧加了一层护栏,若是尤长靖还不满意的话,他还可以在台子上搭个隔离区,只不过考虑到现场音效等诸多问题,可能需要尤长靖等久一点。 
 
电话之后,岳明辉又通过微信把酒吧装修好的照片发了过来。 
 
灵超凑到尤长靖跟前和他一起看,一边感叹岳叔真是下了功夫,一边问尤长靖觉得怎么样,哪里不满意可以直接提,不用顾着面子。 
 
尤长靖有些受宠若惊,本来唱歌只是个爱好而已,没想到现在能有一个登上舞台的机会。纵使这个舞台不过方寸之大,也可以能盛得起他曾放下的少年时代的梦想。 
 
【很满意,谢谢岳老板!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开始上班?】 
 
尤长靖斟酌了一下词语,编辑好微信给岳明辉发了过去。 
 
【明天晚上可以吗?】 
 
【可以】 
 
尤长靖高兴地摇着灵超的手臂,带笑的眉眼里是藏不住的雀跃,他拨通林彦俊的电话同他分享这个好消息。 
 
电话另一头的林彦俊却依旧在担心,酒吧安保工作做的再好也终究是个酒吧,鱼龙混杂的人群里不知道藏了多少个不安分因子,尤长靖的味道偏偏又甜的很,他害怕真的出什么意外。但是听着尤长靖兴奋的语气,林彦俊的心登时软了下来,他嘴角噙起笑意,温柔地应着尤长靖, 
 
“好,不过,我要陪你去。只有在台子下面看着你我才安心。” 
 
然而生活之中的墨菲定律总是很多,就在第二天下午林彦俊陪尤长靖参观新装修好的“Destination”的时候,他收到了年级主任发来的消息。 
 
【晚上开教研大会,望各位老师下课之后准时到会议室。】 
 
林彦俊皱着眉头问一旁的木子洋能不能逃掉,木子洋伸出食指在林彦俊脸前摇了摇, 
 
“别想,要是干腻了老师这活儿,你就逃了吧。” 
 
尤长靖抿了抿嘴唇,拽了一下林彦俊的袖口, 
 
“我没事的,你去吧。” 
 
一直站在旁边的岳明辉站出来打保票,“放心,小尤在我这里绝对没问题。上次生日会不也没事?我还特意新招了三个保安,都是Beta,你就放心吧。” 
 
另一边木子洋已经拿起外套准备出去,林彦俊盯着尤长靖看了一会,眉头松懈下来,挤出了脸上的酒窝, 
 
“那你要乖,晚上等我来接你。” 


TBC

💡dbq越写越多,预计下一章草莓牛奶要被彻底标记,有想法的小姐妹可以在评论里畅所欲言,万一就按你说的写呢?

💡(插播一条)我知道可能有一个嗑洋灵的老熟人在视奸,如果你能看到这句话,请来找我私聊,我们可以探讨一下接下来的剧情走向。

评论(36)

热度(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