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ique

我感激我们的光锥曾彼此重叠,而你永远改变了我的星轨。

【长得俊】百无禁忌 ABO 6

*卡曼橘混伏特加×草莓牛奶 师生恋

*ooc 少量洋灵

*彻底标记,有🚗,走链接


在酒吧门口目送林彦俊的车消失在路口尽头之后,岳明辉接了一个电话。

 

“好的,直接过来就行。”

 

虽然贴了抑制贴,岳明辉依旧不敢与尤长靖距离过近,他只是将手臂向酒吧内指了指,虚虚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请吧,小尤同学,我给你找了妆发师,马上就到。”

 

朱正廷提着百宝箱赶到的时候,尤长靖正乖乖地坐在酒吧二楼的休息室里,绵软的沙发也没让他失了规矩,端正的坐姿就像一个正在等待老师上课提问的小学生。开门声忽然响起,尤长靖一回头,看到了穿着Gucci高定的朱正廷。

 

“hi,你好。”

 

两人同时开口微笑,尤长靖却先出声打了招呼,他站起来往前走了两步,脊背微低,笑眼弯弯,两只手抬起来微微晃动着。朱正廷却比他想象的要热情,直接握住尤长靖的手将他拉进了怀里,

 

“你好,我是朱正廷,很高兴认识你。”

 

朱正廷将化妆箱放在桌子上,顺手脱下风衣搭在了椅背。他把尤长靖按在化妆台前,问尤长靖想要什么样的造型。

 

尤长靖通过镜子看站在自己身后的朱正廷,怯怯地笑着说自己也不知道。朱正廷将修长的手指插入尤长靖蓬松的卷发里翻弄了几下,又把尤长靖的刘海向上一撩露出了额头。

 

“不如我们试试狂野一点的发型?背头怎么样?”

 

尤长靖的额头光滑饱满很是漂亮,眉毛生的浓密而轮廓分明,略微上挑的眉峰让原本秀气的脸带上了一点英气。他对着镜子有些自恋的欣赏自己的额头,在朱正廷伸手去拿发蜡的时候才反应过来,

 

“就原来的发型好不好?晚上我唱的都是情歌诶,大背头会不会太出戏。”

 

朱正廷想了一会点点头,把已经拿在手里的发蜡放回桌上。应着尤长靖的要求,朱正廷只是简单地帮他将卷翘的头发用电卷棒卷出更好看的狐形,之后又喷了一层定型喷雾。

 

尤长靖的皮肤本就白的如同剥皮鸡蛋一般,朱正廷给他上了一层薄薄的底妆遮了遮小小的痘印好让肤色看起来更通透。朱正廷用别着粉扑的的小指轻轻抵在尤长靖的脸颊上,食指和中指之间夹了一支眼影刷。

 

凑近之后尤长靖才发现朱正廷脸上带了淡妆。刚才见到朱正廷的第一眼,尤长靖就想直接夸他好看,但是思前想后觉得唐突便把这赞美之话压了回去。朱正廷的五官很深邃,淡棕色的眼影拢在眼尾,让本就好看的的桃花眼带了几分神秘,鼻梁线条挺直,又让整张脸少了几分柔和多了几分硬朗。尤长靖照着朱正廷的话垂下眼睛,视线又落到他的唇上,浅淡的粉色让尤长靖想起了之前在书上看到的落樱。

 

朱正廷的袖口轻拂过尤长靖的鼻尖,带来一阵不具名的花香味,尤长靖闻着很是舒服,便开口说了一句,

 

“你的香水真好闻。”

 

朱正廷顿了顿正在给尤长靖上腮红的手,噗嗤地笑了出来,

 

“鸢尾花,我的信息素,看来是我中和剂喷少了。”

 

两个人越聊越高兴,朱正廷告诉尤长靖他在法国一家时尚杂志里做艺术总监,美妆不过是业余爱好。上个星期刚刚回国,借着出差的由头顺便看看家人。今天是被岳明辉的一通电话叫来给一个可爱的Omega小朋友画画妆。

 

“岳明辉竟然直接叫我妆发师?”

 

朱正廷捏着唇刷的手有些颤抖,将最后一笔勾勒完之后才又愤愤地说到,

 

“以后别想让给他代购新款,英国两年的同窗情谊也就此断了!断了!”

 

“嚯,大总监怎么了?谁又惹着您了?”

 

岳明辉搂着灵超进来的时候正赶上朱正廷佯装发怒,罪魁祸首一来,朱正廷干脆起了范儿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一边抱臂一边将两条长腿交叠起来,浑身上下散发着危险气息。

 

“你是不是叫我妆发师?我堂堂总监在你岳明辉嘴里成了妆发师?”

 

朱正廷不依不饶地向岳明辉发送着连珠炮,岳明辉自知理亏只能双手合十在嘴里念叨着“我错了,您别生气。”岳明辉又说下次Gucci出了新包任朱正廷挑选,一律他付钱。“包”治百病,瞧着朱正廷的脸色缓和了不少,岳明辉把身边的灵超推了出去,“我这还有个漂亮小朋友,您要不也帮他画画妆?”

 

岳明辉给灵超递了个眼神,灵超立刻会意,朝朱正廷甜甜地喊了声“哥哥好。”气消了一半的朱正廷这才注意到灵超。

 

“你怎么认识这么多好看的小朋友?”

 

朱正廷像是拿到了一比一仿真的漂亮芭比娃娃,拉着灵超坐到沙发上开始化妆。灵超底子好,朱正廷便也给他画了个同尤长靖差不多的淡妆。一晃眼折腾了两个小时,朱正廷看了看手机,有些气恼地说自己晚上还要带狗狗去宠物医院。岳明辉一听来了精神,拉着尤长靖和灵超一起把朱正廷送到了门口。

 

酒吧晚上七点开门,快六点半的时候岳明辉问尤长靖饿不饿。尤长靖一只手捂着肚子,抿了抿嘴唇不好意思地笑到,

 

“有一点饿,我担心等下唱歌没力气。”

 

岳明辉点点头,朝着吧台喊了一声,“卜凡,去煮两碗面。”酒吧里的光线有些暗,灵超只看着一个很高的身影从吧台后面跑去了后厨。

 

“岳叔,招新人了?”

 

灵超把卡座里面的抱枕夹在怀里,看着后厨的方向问岳明辉。岳明辉把衬衣的袖扣解开,把袖子向上扯了扯,露出了一小截花臂。

 

“卜凡,新来的调酒师。前几天我在酒吧监工饿的不行,他就给我煮了碗面,还挺好吃,我这一问才知道,人家会做饭。”

 

没等多长时间卜凡就端着两碗面从后厨出来,走近了灵超和尤长靖才看清他的样子。强硬的面部线条昭示着他Alpha的身份,清爽干净的短发配着有些阴鸷的眼神,断眉和耳垂上的黑色耳环给人极强的疏离感。尤长靖不自觉地往远坐了坐。

 

“快尝尝好不好吃。”

 

卜凡把面递给尤长靖和灵超,憨厚的笑容让尤长靖有些难以置信,然而眼前的面条散发着一阵一阵勾人的气味,于是尤长靖试探着用筷子挑起了一根面条放入嘴里。味蕾顿时炸开,不停地向大脑中枢传送着“卜凡是个好人”的信息,尤长靖一边吃一边向卜凡称赞,“很好吃!”

 

岳明辉拍了拍手边的沙发让卜凡坐下来,卜凡问岳明辉,“哥哥,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岳明辉摆了摆手,指着尤长靖说,“小尤同学从今天开始就是Destination的驻唱歌手了,他是Omega,以后你在吧台多照顾着点。”说罢又指了指灵超,“这是我弟弟灵超。”

 

#

 

尤长靖抱着吉他上台的时候就吸引了大半人的目光。

 

头顶上依旧是一盏孤零零的聚光灯,尤长靖走进那片朦胧的光斑之中,坐在了高脚凳上。他用指尖轻扫过琴弦弹出了几个转音,甜软的声线就着吉他的伴奏开始唱起情歌。台上的尤长靖极会控制表情,唱到动情处时一双美目里竟也氤氲着水汽,桃粉色的眼影扫在眼尾,而左眼之下的小疤痕里不知什么时候坠入了几颗小亮片,这几颗小亮片反射着聚光灯的白光,随着尤长靖的每一个动作发出星星点点的细闪。

 

丰满的唇珠晶莹通透,略深的粉色让尤长靖整个人变得娇媚起来。台下的交谈声渐渐安静,几乎每一个人都看向舞台。一首歌还未唱完,已经有人着急去吧台点酒,卜凡问那个穿着皮衣的Alpha要什么酒,那人甩过来一张卡,想也没想地说,

 

“最贵的酒,每样一杯,送给台上的小天使。”

 

那人倚在吧台同卜凡攀谈,卜凡将调酒器里摇匀的鸡尾酒倒在高脚杯里,又插上了柠檬片。尤长靖接连唱了三首歌,卜凡便在这三首歌里调制了三杯酒。

 

“你觉得他会喝哪杯?”

 

卜凡看了一眼Alpha,指了指第三杯,

 

“甜心温特,我最拿手的酒,酸酸甜甜,小朋友都爱喝。”

 

Alpha用手指转了转卜凡刚刚递回的黑卡,调笑着说,

 

“不一定吧,我看也没多好喝。”

 

卜凡一听倔劲立马上来,他把餐布拍在吧台上,一只胳膊压在台面上,

 

“哥们,别不信,我这酒就是好喝,没准儿等下小天使还想喝第二杯。”

 

“是吗?打个赌吧,要是今天他喝了这杯酒,那我以后每天都来你这买甜心温特。”

 

卜凡打了个响指,“成交,等下你看着吧。”

 

来点酒的人越来越多,吧台上摆了一顺儿五颜六色的鸡尾酒。眼瞅着就要放不下,卜凡把岳明辉招呼过来。

 

岳明辉笑着同那些还未点上酒的Alpha打哈哈,“多谢您的捧场,这么多酒我们小尤也喝不完呐,等下次吧,下次有机会您再点。”

 

第四首歌唱完之后,尤长靖站起来朝台下鞠了个躬,把手里的吉他放到角落里。他走下台阶想要去吧台前讨杯白水喝,看着前面站了不少准备点酒的人便又不好意思去麻烦卜凡。刚回头就听见有人喊他,

 

“小尤,别走,来尝尝这杯酒。”

 

卜凡用银色托盘端着一杯粉红色的鸡尾酒三步并做两步地朝尤长靖走过来,然而尤长靖还记着他和林彦俊“滴酒不沾”的约定,所以摆了摆手,脸上是甜甜蜜蜜的笑,

 

“我不能喝酒。”

 

卜凡的兴奋劲消失殆尽,一米九的大个子顿时显得很委屈,“这是我最拿手的酒,你稍微尝一小口,告诉我好喝不好喝就行。”

 

尤长靖心底一软,伸手端起了酒杯放到唇边抿了一小口,甜酒里的桃子味顺着舌尖蔓延开来,清甜里又混着恰到好处的酸味。

 

“这是什么酒?”

 

“甜心温特。”

 

尤长靖似乎还想再来一口,犹豫了一会还是把杯子放回了托盘里,“很好喝,只是今天我不能喝多,下次一定多喝几杯。”

 

卜凡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转头去找刚才那个Alpha,却发现人早已不见了。尤长靖喊了喊卜凡,说要是没事的话,他想去休息室喝点水。卜凡连声应着好,看着尤长靖踏上楼梯的台阶。

 

楼梯转角处是酒吧的卫生间,壁灯的光线有些昏暗,但是尤长靖还是隐约看到门口站了个黑影。见尤长靖过来,黑影不但没有让路,反而更将腿向前迈了一步。刺鼻的烟草味熏的尤长靖有些头疼,他捂着鼻子想要借过,却被黑影扯住了衣服。

 

带着烟草味信息素的Alpha狠狠攥住尤长靖的手腕把他怼到了墙壁上,

 

“小天使,来陪陪我吧。”

 

尤长靖着急地挣脱,想起来楼下还站着保安,叫声还未喊出口就被人捂住了嘴巴,Alpha凑到尤长靖脖子后面的腺体处嗅了嗅,草莓牛奶的味道越来越甜腻,他眯着眼睛问已经有些腿软的尤长靖,

 

“甜心温特好喝吗?我还往里面加了点料,不知道你尝出来没有。”

 

#

 

教研大会结束之后,彦俊刚打开车门,口袋里的手机就震动起来。

 

“彦俊,你快过来,尤长靖发情了。”

 

岳明辉是真的慌了,平时一口顺溜儿的京腔现在却结结巴巴,林彦俊把手机丢给副驾驶的木子洋,出了停车场之后速度直接飙到八十迈。木子洋一只手拿着林彦俊还未挂断电话的手机,另一只手颤颤巍巍地握着车顶的把手。

 

云里雾里的木子洋总算从岳明辉的话里听出了事情原委,尤长靖被一个Alpha以送酒的名义下了药,楼下保安顺着甜到让人发慌的信息素冲进卫生间的时候,尤长靖身上的衣服已经快要被撕扯干净,而那个企图施暴的Alpha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木子洋转头去看林彦俊,路灯的光线落在林彦俊的上半脸,他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前方,冰冷的眼神里仿佛能滴的出血一样,木子洋动了动喉结,

 

“那现在尤长靖怎么样?”

 

“在二楼的卧室里。我这会在门口不敢走,信息素的味道太大了,我给周锐打电话,他说被下了药强制发情的Omega只能彻底标记,哎你们快过来啊。”


标记我,占有我,让我向你臣服


图片防挂,点击收获高清大图


微博链接,点击收获高清大图


TBC


dbq,还是废话很多

评论(48)

热度(1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