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ique

我感激我们的光锥曾彼此重叠,而你永远改变了我的星轨。

【长得俊】左肩(四)完结篇


*一辆玩具🚗,走链接,

*强烈ooc


尤长靖愣在原地,死而复生吗?尤长靖不是没有想过,可是他常常一边幻想又一边用现实把自己打醒。

所以此时此刻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是要转声去抱抱他,还是直接抡起拳头把他曾经带给自己的痛苦统统还回去。

林彦俊拿不准尤长靖此时的心情,所以搭在他肩上的手稍稍加重了些力道,

“尤…”

林彦俊只说出一个字,便接到了尤长靖使了百分百力气挥出的拳头。尤长靖揪着林彦俊的衣领把他怼在石墙上,凹凸不平的青砖硌的林彦俊的后背生疼。

皮相太出挑也不是一件好事,虽然林彦俊知道尤长靖是在生气,但是那双噙着水汽的美目在林彦俊看来却是透着赤裸裸的相思之情。

尤长靖的眼皮轻轻颤抖了几下,努力把眼泪禁锢在眼眶里,然而终究还是抵不过心里的情绪翻涌。在眼泪掉下来的瞬间,尤长靖顺势低下头把脸埋在男人的颈窝里。林彦俊的胸口又挨了几记软绵绵的拳头,右手习惯性的圈住尤长靖的腰给了他一个支点。

抽噎了一会,尤长靖再次抬手照着林彦俊的胸口锤了一拳,

”林彦俊,你这个烂人。”

林彦俊被尤长靖攥着手腕拉进屋子的时候,李叔先是一惊紧接着又在嘴里念叨着菩萨显灵,跑过去想要仔细问问却直接被尤长靖忽略掉。

“说吧。”尤长靖把林彦俊甩进房间里,重重关上门还落了锁。林彦俊松了松被攥的有些疼的手腕,在沙发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翘着腿抱着臂盯着尤长靖看。两个人的对峙不过是你看我我看你,空气里没有一点火药味反而有甜腻腻的暧昧感。最终还是尤长靖先认输,他深吸一口气走到林彦俊旁边坐下,开始自己端详这个让他日思夜想的男人。

清瘦了些,脸颊上的肉变少了,所以现在的林彦俊轻轻一抿嘴酒窝就能出现。

“我很想你。”

“我也是。”

林彦俊伸手把尤长靖揽过来,“其实那天我没想活的,看着你跑了之后我想着至少死之前再做一件好事吧,所以照着徐清明的脑袋开了一枪。”风轻云淡的语气还是抹不平尤长靖心上的那道疤,眼泪还是沿着眼角掉了下来。

“后来他们就看到我了,我左边肩膀又中了一枪,然后就掉到海里面去了。其实我当时在想,这一枪也算是为你挨的,所以,看在我为你挨了两次枪子儿的份上,你怎么也该原谅我了吧。”

“不知道在海上漂了多久,被一艘渔船救了,那个渔夫大叔觉得我生的好看,还一直要把女儿嫁给我。”哭的好好的尤长靖听到这句话,登时仰起头瞪着林彦俊,

“我说我已经有爱人了。”

尤长靖紧紧环住林彦俊,手臂碰到了林彦俊被硌出青痕的后背。头顶上“嘶”的吃痛声让尤长靖反应过来林彦俊现在还是一个带伤之人。

“对不起,你伤口还没好嘛?在哪里我看一下。”说着尤长靖的指尖便捏住了林彦俊的衬衣扣子。

“干什么?等不及了?”林彦俊轻咳一声,握住了尤长靖的手。尤长靖恶狠狠的把手抽出来,“等不及个大头鬼。”

林彦俊笑着转过去掀起衣服,露出了后背,

“青砖真的很硬。”

尤长靖用指尖抚了抚那三五块青痕,又用嘴往上呼了呼气,有些不好意思的问林彦俊痛不痛。

痛是不痛,但是尤长靖刻意的柔软行为让林彦俊的心底开始燥起来。轻轻的呼气让林彦俊的后腰酥麻麻的,皮肤下面每一寸血管里的血液都开始涌向下半身。

“尤长靖,我真的很想你。”

林彦俊转过身,把正准备接着呼气的尤长靖压倒在沙发上。虽然只是几个月没有见,但是尤长靖看着林彦俊带着热意的目光还是微微脸红了些。他装模作样的推了推身上的男人,头别到一边去,“诶林彦俊,你…伤还没好吧。”

“你干嘛不看我?”林彦俊丝毫未动,低头对着尤长靖的脖子呼了呼气,继而又啄了一口。

“林彦俊你真的话很多。”尤长靖直接用吻封住了林彦俊喋喋不休的嘴。都说小别胜新婚,但是尤长靖的吻一点也不炙热,柔软的唇瓣小口吮吸着林彦俊带着笑意的薄唇。

林彦俊没有回应,只是任由身下人小心翼翼的试探,尤长靖的脸颊越来越红,长长的睫毛被眼皮牵动着颤抖了几下, 他看着没有丝毫动作的林彦俊,又羞又臊,便真的使了很大力气想要推开压在他身上的这座雕塑。

“你跑不掉了。”林彦俊把手肘撑在尤长靖身侧,低头吻了回去。


强势的进攻让尤长靖意乱情迷,两条柔软的舌头纠缠在一起,林彦俊使着最大的力气搜刮着尤长靖口中的每一寸空间,每一滴琼脂蜜液他都想据为己有,尤长靖有些喘不过气,轻推了林彦俊一下,他这才放轻了力度,长时间的唾液交换让两人唇瓣分离之时牵出一条细细的银丝。

林彦俊腾出一只手解尤长靖的衬衣扣子,唇也跟着向下,舌尖滑过喉结,一路顺到尤长靖的锁骨之上。尤长靖并不是身材消瘦的类型,但是天生的小骨架让他整个人都变得娇俏起来,玲珑精致的锁骨让林彦俊每次都恨不得亲上百遍千遍才罢休。

尤长靖感觉身上之人停了动作,睁眼去看才发现林彦俊正在盯着自己的锁骨。

“什么时候纹的?”

“在我觉得你是真的不会再出现的时候。”


白皙细腻的锁骨窝上,静静的躺着“EVAN”四个字母,黑色的线条显得尤为扎眼。

“你的英文名字是我起的,纹在左边是因为你替我挨过一枪,纹在锁骨上是因为你说过除了眼睛,你最爱我藏在衣服下面的小锁骨。”

“不论生与死,我就是要把你牢牢锁在我这里,你也是跑不掉的。”

平复下去的思绪又开始翻涌,尤长靖回想起那天去纹身的时候,他咬着牙说不用打麻药,硬生生扛下四个字母的痛。颜料注入皮肤的瞬间让他回想起第一次和林彦俊在床上纠缠的场景。虽然纹身带来的痛感比不上林彦俊进入自己身体的瞬间带来的痛感,但却都是在自己的身体上留下印记,无法忘记,也永远无法抹去。

林彦俊的左胳膊其实是真的没有恢复好,所以他半开玩笑地说“我今天是真的抱不动你了,不如你主动一点吧。”于是尤长靖跨坐在林彦俊的身上,狭窄的沙发堪堪放下两人的身体。


我爱你,如鲸向海,鸟投林,不可避免,退无可退。


两人又腻了一会才一同到浴室里洗了澡。尤长靖非要帮林彦俊擦头发,高半头的男人只能双手撑在膝盖上弯着腰,任由尤长靖用毛巾毫无章法地对着自己的头发胡作非为。

擦到半干,尤长靖心满意足的捧起林彦俊的脸,在他磕头上落下一个吻,

“林先生,以后你的头发都由我来擦好不好?”


END

评论(7)

热度(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