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ique

我感激我们的光锥曾彼此重叠,而你永远改变了我的星轨。

看到那棵树,我就想起你

*高中背景ooc

*5000字青春恋爱故事小练笔


尤长靖打了个哈欠,牵动到上颚的右边后槽牙。带着酸感的痛觉一下子赶走了他的困意,用舌尖舔了舔疼痛的源头,他只盼着这颗智齿能早点长出来。


高二开学的第一天,带着金丝边眼镜的班主任在讲台上喋喋不休,从守纪律讲到不要早恋,再讲到要时刻把高考当成人生第一大事,尤长靖抽出一张英语卷子,半捂着耳朵开始做选择题。


“好了,现在要给大家介绍一个新同学。”扶了扶眼镜,老师转头向外招招手,“林彦俊,进来吧。”


“大家好,我叫林彦俊。”带着台湾腔的自我介绍把尤长靖从阅读理解中拉回来,他抬头看了看站在讲台上的少年,高挑清瘦,白衬衣配浅色牛仔裤,还有一双很白的鞋子。


“他看起来好凶哦!”坐在一旁的陆定昊用手肘捅了捅尤长靖,捂着嘴吐槽到。


“那边还有一个空位,你就坐那里吧。”


尤长靖还没来得及回陆定昊,林彦俊就朝这边走来,把黑色背包放到书桌上,坐到了尤长靖的前面。


第一节课是数学课,被他们称作老张的中年男人在讲台上讲的不亦乐乎,一黑板的三角函数符号只让陆定昊昏昏欲睡,他默默翻了个白眼,“老张,我现在只想在你头顶的地中海里游泳。”



“叮—”


刚下课林超泽便挂上了自认为最灿烂的笑容,迫不及待的和这个看起来很冷的新同桌打招呼“hi,你好,我叫林超泽。”


坐在后面的尤长靖默默观察着,只见少年转头微微颔首,说了一句听不出感情的“你好。”


空气顿时有点冷,让刚刚睡醒的陆定昊抱着自己的小身板抖了抖,林超泽的笑还挂在脸上,只是透露着些许尴尬的意味,他迅速给斜后方的尤长靖使了个眼色。


会意的尤长靖抿了抿嘴唇,抬起右手,手指曲了曲轻轻在林彦俊的白色衬衣上点了点。尤长靖带着一贯的笑容,嘴巴咧成心型,用清亮的声音做着自我介绍,“你好,我叫尤长靖,来自马来西亚~”


九月的南京还是逃脱不了热,阴天的闷热更是让人透不过气来。林彦俊觉得保持低气压真的不怨他,纵使头顶上有转着不停的风扇,依然驱不走凝在他脑袋上的乌云。他现在只想喝一杯汽水,最好是橘子味的,还要多加冰。


软糯的口音引起了林彦俊的注意,他回头,看到了尤长靖还未收回的手指以及一双笑盈盈的眼睛。


林彦俊以前觉得自己的眼睛生的很好看,为此他还真情实感地给妈妈写过一封感谢信。可如今看到尤长靖的眼睛,他只觉得自己的眼睛怕是少了些什么,少了什么呢?可能就是他现在特别想喝到的橘子汽水里面一颗一颗亮闪闪的气泡吧。


“你好,我叫林彦俊。”同样只是点了点头,林彦俊便转回身。目睹全程的陆定昊对着尤长靖做着夸张的口型,“他竟然和你多说了五个字!”


尤长靖把手里的笔记本和一个眼刀一同甩给陆定昊,“赶快补笔记啦!不然作业又不会做!”


窗外开始淅淅沥沥下起雨,雨点打到教学楼之间栽种的梧桐树上,发出带着律动的噼啪声。林彦俊盯着窗外看了一会,心情又下降一个度,看来今天回家又要刷鞋了。


雨断断续续地下了一天,傍晚放学时依旧没有要停的意思。尤长靖把书放到书包里,对着站在门口的陆定昊和林超泽喊到“你们先走,今天我是值日生。”


尤长靖倒完垃圾回来的时候,教室里只剩林彦俊一个人。本来想哼几句“下雨了,雨陪我哭泣,”的尤长靖轻手轻脚地走到桌子前抓起书包,又轻手轻脚的走到教室前门。捏了捏手里的雨伞,尤长靖放慢步子用余光打量如同雕塑一般坐在那里的林彦俊。手里不知道翻着什么书,远远地只能看到是英文,原本就冷竣的脸上因为皱眉更平添了几分生人勿近。尤长靖撇撇嘴角,心想上午他和自己说话的时候左脸上浅浅的酒窝一定是自己早上没睡醒出来的幻觉。


刚踏出教室门,想着班主任每次班会课上都要强调的“同学之间要互帮互助”尤长靖又折回来,径直走到林彦俊桌前,


“林彦俊,我带伞了,不然一起走?”


尤长靖低头走着路,只觉得有点儿后悔。本来这雨也不大,不过是快跑几步就能避过的程度,自己为什么要邀请林彦俊一起撑伞。这伞是早上出门时姑妈塞给自己的,带着花边的女士雨伞,堪堪放得下一个娇小的女孩子。现如今两个十几岁的男孩子挤在里面,小心翼翼地保持距离,肩膀却又不得不相互摩擦碰撞,更让人尴尬的是,伞撑在林彦俊手里。


在林彦俊站在尤长靖身边之前,尤长靖一直觉得自己和林彦俊差不多高,甚至自己看起来还要比林彦俊高一点,然而事实是林彦俊不仅比尤长靖高,而且还高了半个头。所以在尤长靖撑起伞邀请林彦俊进来时,,林彦俊看了他一眼便伸手接过了雨伞。尤长靖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也只能谄媚的笑着走在林彦俊身边。


地上的小水坑里被雨点激起一圈圈细微的涟漪,尤长靖琢磨着想个话题打破两人的沉默,林彦俊却先开口了,


“你家在马来西亚?”


尤长靖有些被吓到,忙用力点头,“是的,不过我现在住在我姑妈家,哈哈哈哈~”


“嗯。”


沉默伴着雨丝一起敲打在两人之间,尤长靖搓了搓手,


“那个…你家是哪里的?我听你的口音好像台剧里面的男主角诶…”


“我在台湾生活过一段时间。”


尤长靖觉得自己触碰到了话匣子的开关,


“听说台湾的夜市有很多好吃的诶!还有那个卤肉饭,上次在一个美食节目里见过!…”


林彦俊听着身旁人越说越起劲,转头看了看眼睛里冒着光的尤长靖,还有他停不下来的各种搞笑的手势,忍不住笑了一声,


“等有机会带你去吧。”


本来只是自己说的起劲的尤长靖听到这句话,笑容有点僵,眼睛瞟到了身边的林彦俊,认真的语气和脸上的酒窝让尤长靖觉得自己怕不是真的没睡够又出现了幻觉。


“好…好啊,”


雨点又渐渐密了起来了,林彦俊稍稍把伞向右偏了偏,雨水顺着伞面汇成一股,淋在林彦俊的左肩头上。丝丝凉意让林彦俊的心情好了不少,


“你坐几路?”


“59路,文化东路那边,三站就到我姑妈家了。”


仗着距离优势,还顺便为了表达对林彦俊湿了的半个肩头的歉意,尤长靖在上公交车前硬是把伞塞给了林彦俊,


“明天见!”尤长靖靠窗坐下,朝着车外做着口型,夸张的颜艺逗的林彦俊捂着肚子笑了起来。


看着渐渐开走的公车,林彦俊转了转手中的雨伞,雨滴沿着好看的弧度坠落到地上,


“好,明天见。”


男孩子间变得熟络起来的方式有很多,比如打一场球或是讨论一下自己最喜欢玩的游戏。然而林彦俊貌似对这些并不感兴趣,在林超泽和陆定昊大声讨论的时候,会从书包里摸出一本书,有时是小说有时是诗集,总之,林彦俊好像和这个世界不熟。


“下个月又要有社团汇报表演了,咱们差不多该准备了。”陆定昊搅了搅自己面前的速食芝麻糊,“我现在退社还来得及吗!?”


“退你个大头鬼啦!”尤长靖整了整桌子,目光又瞟到前面那个低头看书的背影上。


他和林彦俊的交集自上次还了伞之后便没有更进一步,他喜欢的仿佛林彦俊都不喜欢,虽然是这样但是每次尤长靖还是会象征性的邀请林彦俊来参加他们三个的团体小活动。


再次抬起手轻轻点了点林彦俊的后背,少年向后一靠,露出半个侧脸给尤长靖,


“林彦俊,我们三个组了个音乐社,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


之前的邀请林彦俊通通以一句“不了,谢谢”回应,所以这次他说的“好,”直接让陆定昊刚喝下去的芝麻糊卡在了嗓子眼里。


“哈哈哈哈~那晚上放学之后你和我们一起商量一下汇报表演的事哈~”尤长靖边帮剧烈咳嗽的陆定昊拍背边说,林彦俊又应了一句好。


稍微缓过来一点的陆定昊翻了个白眼,悄声说:“你找他干嘛,冷的和冰块一样。”


尤长靖手下的力气加重一个度,拍的陆定昊抖了抖,“班主任不是说过要和新同学搞好关系吗?你又忘了?”


傍晚的阳光带着暖色大片大片的铺在石板路上,校园里的梧桐树树叶已经开始微微变黄,风一吹,几片把持不住的叶子顺着风的痕迹打着旋儿落下来。


陆定昊拉着林超泽走在前面,把烫手山芋,不对,是冻手山芋丢给尤长靖。尤长靖和林彦俊走在后面,依旧是没有什么话题,尤长靖攥了攥肩上的书包带,


“林彦俊,你有学过什么乐器嘛?”


“钢琴。”


“我也学过一点点诶,林超泽会吹长笛,陆定昊会小提琴,加上你的话,这次汇报表演我就可以唱歌了!”


每次课间的时候,林彦俊总能听到尤长靖在自己背后哼歌,晴天的时候唱晴天,阴天的时候唱阴天,有时候换换口味来一首阿黛尔的someone like you,有时候又操着软糯的闽南语唱着他不怎么熟的月娘。歌的种类挺多,唱的还,有点好听。


绕过大半个校园,四个人终于来到学校给社团准备的教室,说是教室,其实不过是藏在操场下面的一个地下室。


尤长靖掏出钥匙打开门,拉开了灯,上学期买的星星灯挣扎着在墙面上亮了起来,林超泽踩着凳子把高处的小窗户打开。


林彦俊环顾了一下小房间,掏出了一包纸巾,擦了擦四张塑料凳子。


清了清嗓子,尤长靖开始发言“这次的话,你们两个还是准备你们两个最拿手的,彦俊会弹钢琴正好代替我,我的话,唱一首歌好了。”


学校的礼堂里有一架钢琴,四人和看门的大爷套了个近乎,便以排练的名义进了礼堂。林彦俊把书包放在第一排观众席的桌子上,走上舞台坐到了琴凳上。


“我试试音。”


越来越红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打到林彦俊的背上,给他整个人罩上一层暖暖的光晕,缠绵厚重的钢琴声回荡在礼堂里,尤长靖同剩下二人一齐看着台上的林彦俊。


尤长靖一直觉得林彦俊长得很好看,虽然每次听到尤长靖夸林彦俊的时候,陆定昊总是以白眼相对,但是林彦俊桌子上时不时出现的粉色信封和班级门口常常聚集的向屋内张望的少女们让尤长靖更加肯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林彦俊坐的直挺挺的,手指在琴键上翻飞,Polo衫样式的校服穿在他身上,竟然也可以称的上好看,领子规整服帖的环在脖子上,两颗白色纽扣扣的严丝合缝,都已经穿了两个星期,折衣线还是可以看到,尤长靖觉得,他妈妈一定是仔细熨过这件校服。


四个人在大爷进来赶人之前结束了排练,走出礼堂时,天色已经微暗。


“尤长靖,你很喜欢唱歌吼?”


“是啦~”


“那你为什么不去学唱歌,专业的那种。”


“嗯…我也想,但是爸爸妈妈不让,哈哈哈哈~”


走在后面的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走到公交站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路边的路灯依次被点亮,被拉长的影子交叠在一起。


林彦俊在等公车的时候,掏出手机依次要了三个人的微信和手机号,说是为了方便商量表演的事,可在给尤长靖输备注的时候还是省略了姓氏,只剩长靖。


尤长靖上学的时候不带手机,所以下了公车之后一路狂奔回家,在按下了同意好友申请键之后,才瘫在床上长长舒了一口气。林彦俊的微信昵称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一个数字8,尤长靖暗搓搓地想,8,林彦俊是想发财想疯了吧。点开他的朋友圈,一共21条动态,网易云分享的歌曲占了一半,随便点开了一首“perfect”,轻快的男声萦绕在耳边,诉说着歌手对爱人的钦慕与赞美。


明天是周末,所以作业不着急做,晚上九点半,尤长靖哼着歌从浴室走出来,刚唱完“You look perfect tonight,”桌子上的手机便响了。


【hi,吃了吗?】


尤长靖哭笑不得,九点半我吃的是夜宵吗??


【当然吃过了~】


【哦】


尤长靖看着这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语气词,不知道继续说些什么,随手发了一个小兔子的表情过去,


【可爱.jpg】


看着“对方正在输入”断断续续地出现在对话框上面,尤长靖好奇林彦俊究竟要打出几个哦来回他。


【很可爱,很像你】


尤长靖一口水差点喷出来,还没想好怎么回,对方又发来一句,


【明天下午有空吗?我们可以一起练一下。】


下午经过剪刀石头布的抽签,陆定昊和林超泽分到一组,尤长靖和林彦俊归为一组。陆林二人准备合奏一首梁祝,林彦俊则主动提议给尤长靖的歌声伴奏。


【有空~那明天下午学校见!】


【好】


林彦俊倚在床头上,翻了几页书,觉得无趣,又拿起手机打开微信反复确认了几遍尤长靖确实没有再给自己发消息。


夜是思考的代名词,尤其是对于有心事的人来说,林彦俊在床上辗转,仿佛翻身的次数越多,就越能早点入睡。他开始放空自己的大脑,开始想大海,想星星,可是无论想什么,都能出现那双笑意盈盈的眼睛。


林彦俊又翻了一个身,他开始在脑海中回想自己之前曾读过的书籍,中文的,外文的,古代的,现代的,他想从书里找一个答案,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两个男孩子之间的情感除了友谊,是不是还有别的可能。


杂乱的思绪在他脑子中缠来缠去,甚至有一刻他想要下床走到爸爸的书房里,找一找有没有能给他答案的书。再次重重的翻了一个身,想到了自己临睡前读到的诗集,


“大地,天空,海洋,”


“被重新制造,尤如一桶黄金”


“正如你在我梦里的样子”


“尤如一朵玫瑰,绽放在我内心最深处。”


林彦俊打开微信,点开了那个让他失眠的人的对话框,慢慢把自己脑子里的诗句一个字一个字打上去,再一个字一个字删除,再打上去,再删除,往复几次竟然也给他带来了些许困意。又一次打完字,林彦俊的眼皮一沉,手滑点到了发送,眼皮再次抬起来时,发现自己的话已经发了出去。林彦俊吓得把手机扔了出去,顿了几秒,又一骨碌爬起来捡回手机,按下了撤回键。


看了一眼时间,一点三十分,还好,他应该睡了。


为了防止再发生这样的事,林彦俊干脆把手机压到枕头底下,睁着眼对着天花板开始数星星。


一颗星星,两颗星星,三颗星星…九个尤长靖,十个尤长靖…


尤长靖站在校门口,朝远处的白衬衣少年招了招手。


接过了林彦俊手中的橘子汽水,尤长靖发现林彦俊眼下的黑眼圈比以往更加重,


“彦俊,你昨天晚上没睡好?”


“哦,看书来着。”


“对了,你撤回什么了诶?我没看到”


“没…没什么。”


两个人在礼堂里面练了一下午,林彦俊听着尤长靖唱了不下二十遍蔡依林老师的《天空》,每一次唱都会有新的感情加在里面。尤长靖问林彦俊哪次的好,林彦俊支支吾吾了半天,说了一句最后一次的最好。


其实他想说的是,只要是你唱的,都好。


退去了黄色的天空中稀稀疏疏的悬着几颗星星,秋风卷着几片叶子刮过两人的脚边。尤长靖抬手把一只耳机塞到林彦俊的耳朵里,问到


“想听什么?”


“随便。”


“那我随机播放咯~”


两个人在耳机线的牵扯下并肩走着,耳机里的《龙卷风》在耳朵里刮起了龙卷风,尤长靖心里的龙卷风也呼啸的停不下来。


尤长靖装作在看绿茵草地上踢球的大叔,用余光偷偷打量着林彦俊。好看的脸部线条隐匿在半黑的夜空中,唯一能看清的便是脸颊上深深的酒窝。


仿佛知道尤长靖在看自己,林彦俊开口,


“诶尤长靖,湖人队里你最喜欢谁?”


“贝…贝克汉姆?”


少年再也忍不住,仰着头开始笑了起来,


尤长靖觉得自己脸上有点挂不住,佯装生气地质问林彦俊,


“笑什么啦!”


“没什么没什么。”


林彦俊的笑声稍微收敛了一点,指着校门口的一颗梧桐树对尤长靖说,


“诶尤长靖,我看到那棵树就想到你了诶!”


尤长靖暗暗甩了个眼刀给林彦俊,


“因为它很好看是吧!”


林彦俊转头看着尤长靖,左边的嘴角向上咧起,笑意一直延伸到酒窝里,


“哪有你好看。”


尤长靖在林彦俊想要在站牌停住的时候直接拉起他的手腕向前走去,走了一段路,尤长靖再次陷入尴尬,放开也不是,继续拉着也不是。林彦俊仿佛听到了他的心意,轻轻挣脱他的束缚,继而又用手掌攥住了尤长靖的小拳头,不大不小,刚刚好。


“那个…林彦俊,其实我中文不是很好,你刚才是…”


“需要我再给你翻译一下吼?”


“嗯…”


“我喜欢你。”


一声轻笑蔓延在夜色中,尤长靖伸开自己的手掌与林彦俊变成十指相扣,三站路的距离,两个人仿佛走了三个世纪。


尤长靖在楼下的倒数第二盏路灯下同林彦俊告别,


“那…明天见?”


“嗯,明天见。”


评论(6)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