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ique

我感激我们的光锥曾彼此重叠,而你永远改变了我的星轨。

【长得俊】非典型恋爱症候群

*纪实文学 少量ooc
*祝姐妹们放假快乐
*可能会有番外 🚗

#

林彦俊斜靠在沙发上,一条腿懒散的搭在另一条腿上。西湖对面错落有致的霓虹灯光顺着沙发背后没拉窗帘的落地窗侵染进来,与屋内暖黄色的顶灯交融在一起。

在手指第N次滑过屏幕的时候,他终于选出了三张自己还觉得满意的照片,虽然曾无数次嘲笑过“摄影师”粗劣的拍照技术,但是经过自己的指导,这三张临窗而立的照片拍的也是像模像样。流畅的鼻梁线搭配上如同雕刻一般的薄唇,星眸微垂半隐在逆光面,拍完之后“摄影师”也依旧不忘夸一句:林彦俊你好帅。

随手配上一首抒情歌,编辑完微博,林彦俊熟练地切换小号,继续上网冲浪。他的注意力被浴室里伴着淋浴响的歌声吸引去了,手机里的搞笑视频还在放,然而林彦俊却笑不起来,他盯着尤长靖放在床头柜上的护照看了一会,直到水声戛然而止。

“底你的心肝内,是不是还有我的存在…”

尤长靖拉开半透明的浴室门,扑面而来的冷气与聚在门口的水蒸气碰撞交叠,舒适惬意感让他的音又升高了一个key。随手用毛巾在头上抓了几下,尤长靖便把毛巾丢到床上,开始蹲在行李箱前整理衣服,他把一件格子衫规规矩矩的折好,边问“林彦俊怎么还不去洗澡,温度现在正好”。

林彦俊把腿放下来,“哦”了一声,脊背离开软软的沙发垫,手肘支在膝盖上面,双手把玩着灭了屏幕的手机。他看着原来还装模作样整整齐齐叠放衣服的尤长靖在把第三件格子衬衣放进行李箱之后,便开始胡乱的塞衣服,没忍住边笑边摇头,还边吐槽:“假处女座。”

尤长靖像是已经听惯了,只抬头飞了一个眼刀给他而手下的动作依旧未停,嘴里的歌声也未停,“希望你 会当了解,为着你 我一定等。”

等着尤长靖唱完最后一句,林彦俊抬手把已经被手汗浸湿屏幕的手机放到茶几上,起身走到尤长靖床边拿起半干的毛巾丢到尤长靖头上,

“你是不是又忘了吼,擦干一点再睡觉。”

“哎你这个人,知道了啦。”尤长靖被突然飞来的毛巾挡住视线,一只手扶住盖在头停的毛巾,另一只手伸向罪魁祸首,“林彦俊,把我的护照递给我。”

林彦俊背着手踱到床头柜边,弯腰拿起了护照,又偏头看了一眼正蹲在地上擦头发的尤长靖。

虽然演出前剪了头发,但湿漉漉的额间碎发还是微微盖住了眼睛,尤长靖粗暴的用一只手将盖在头顶的毛巾反复揉搓,透过碎发与毛巾挥舞的间隙,他看到林彦俊走到自己前面,于是把另一只手又向上抬了抬去接自己的护照。

等了几秒,手中依旧是空空如也。尤长靖抬起头,林彦俊直直的站在他面前,而护照被林彦俊攥着,仿佛护食般举到他的耳朵边。

尤长靖被逗笑,“林彦俊你很幼稚诶。”手又往上伸了伸,想从幼稚小朋友的手中要回护照。

虽然根本构不成威胁,但是林彦俊干脆把护照举到头顶,深吸一口气,问出了反复琢磨了一晚上的问题,

“尤长靖,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台湾?”

#

林彦俊是被尤长靖叫醒的。

随手从箱子里扯出一件白T穿上,再搭上一条无功无过的黑色长裤。出门前,林彦俊不忘戴上宽檐渔夫帽和墨镜,在确保一夜未眠的黑眼圈不会被看到之后,林彦俊转头看了看心情看起来很好的尤长靖。纵然是大号衬衣配运动长裤,尤长靖天然的白皮肤竟然也把粉色衬衣衬出了高级感。

林彦俊一想到昨晚尤长靖干脆利落的“好呀”两个字,嘴角就抑制不住地上扬,为了保持机场酷guy的形象,他只得默默掏出黑色口罩戴上。

“你昨晚没睡好嘛?”尤长靖看了看林彦俊眼下比他肤色还要黑几个度的黑眼圈,

“嗯。太兴奋了。”林彦俊把肩上的黑色外套故意丢到一边,把座椅放平躺了上去,“我要睡觉了。”

“好好好。”

听着身旁人小声嘀咕“不盖东西会着凉”,感觉到他越过自己拿到了外套给自己小心翼翼地盖上,林彦俊的酒窝明晃晃的亮了出来。

小睡了一会的林彦俊坐起来,从包里掏出书,目光却飘到一旁。尤长靖深深陷在座椅里面,眼睛微闭,长睫毛逆着光在眼下投出两片阴影,涂了润唇膏的嘴唇反射着晶莹的光,透亮的白顺着脖子一直延伸到胸前第二颗扣子,精致小巧的锁骨暴露在空气中。

林彦俊喉结动了动,“你衣服干嘛不好好穿好。”

半醒未醒的尤长靖睁开眼睛,边伸懒腰边打哈欠“这样穿显瘦啊~你怎么不多睡一会?”

“嗯,不睡了。”林彦俊收回目光,心思却没在书上。终于在一页书看了30分钟之后,他转头对旁边听歌听的正嗨的尤长靖说,“过来”。

尤长靖摘下耳返,把身子往右靠了靠耳朵凑了过去,“怎么啦?”

林彦俊把书放在双膝之上,伸手把尤长靖的身子扳正,双手顺着肩线滑到领口,以最快的速度把衬衣的第一颗扣子紧紧的扣住。得逞的林彦俊脸上再次浮出酒窝,他沿着尤长靖的目光看回去,虽然没有化妆,漂亮的眼睛依旧很漂亮,少了刻意制造出来的深邃反而愈显动人。

尤长靖仿佛遇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大眼睛盯着林彦俊的黑脸一动不动,试图寻找出林彦俊为自己系扣子的端倪。两人对视了一会,直至尤长靖觉得周遭的空气开始升温,心跳越来越快才朱唇轻启“你…”

“我怕你晒黑,你是很羡慕我的肤色吼!”林彦俊嘿嘿笑了几声重新靠在椅背上,换来尤长靖的一记轻拳,

“羡慕个大头鬼啦!”

#

林彦俊刚想开口问尤长靖有什么安排,就被电话铃声截住了。

“什么?你们也在台湾?那我们下午一起出去玩呀~吃火锅好不好,我好久没吃了。”约好火锅的尤长靖心满意足的关上手机,转头对坐在一旁的林彦俊说“我有朋友在台湾诶,下午我要和他们一起去吃火锅。”

“哦。”

“你下午去看牙嘛?”

“我约到5号了。”

放下行李的尤长靖在镜子前简单整理了一下衣服便准备出门,出门前还不忘叮嘱把脸埋在枕头里的林彦俊“记得吃饭!我走啦!”

枕头里传来闷沉沉的呜咽声,尤长靖只当是林彦俊哈含含糊糊的回应,等到关门声响起,林彦俊才翻了个身把脸露出来,“哼 傻傻的。”抬眼盯着房顶的顶灯,林彦俊的愁绪从脑子里跑出来在眼前结成一团乱麻。

为什么愁呢?人都被成功拐到台湾来了,林彦俊还是没办法说出“我喜欢你”四个字。

虽然长着一张凶巴巴的厌世脸,但是林彦俊的自我定位却是害羞的文艺青年。关于如何说出喜欢这件事,他曾想过给尤长靖写一封信或是写一首歌送给他,但是碍于朝夕相处这个条件,林彦俊无论如何也写不出文邹邹的情话。

暗恋是世界十大错觉之首,无数个瞬间都让林彦俊觉得,尤长靖应该也喜欢林彦俊吧。每次尤长靖对着自己笑的时候,林彦俊总能从他的漂亮眼睛里看见不一样的东西,有时是星光熠熠的夜空,有时是水光流转的山川河流,有时是“你不说我便也不说”的勾人小心思,而这些光景的源头,林彦俊心想,应该就是喜欢吧。

但是尤长靖不仅对着自己笑,他还对着别的队友笑,他还对着车水马龙笑,而且笑的时候,一样的眼波流转明媚动人。

浪漫是融在骨血里面的,林彦俊可以对着粉丝说着几百句不重样的土味情话,而与尤长靖,他只能干巴巴的挤出一句“吃了吗?”。林彦俊想起尤长靖回马来西亚的那几天,他恨不得把手机嵌在手掌里,但下一秒他又想把手机扔到马桶里,因为自己发出去的消息过了5分钟竟然还没有被回。

点开对话框,林彦俊上下滑动翻看他们之间的聊天记录,最密集的时候林彦俊每天早上八点都会准时问候尤长靖“hi,吃了吗?”,有时候3分钟收到消息,有时候三小时收到小时,最长的一次,隔了一天吧。当时尤长靖直接发来的视频邀请喊醒了在床上躺了一天的林彦俊,林彦俊仰面把手机举到面前,即使是躺着,也不妨碍他的脸散发“我很帅”的宣言。而屏幕另一面的尤长靖早已笑成一团,

“林彦俊你是个爱豆诶!”

“哦,现在又没粉丝在看我。”

“咯咯咯咯咯,你还没起床嘛?我已经吃完早饭了哦~”

落地窗外的晴朗的日光由毒辣变到温和,片片橘黄色的光晕聚在窗前,给屋内的冷气添上几层暖意。柔软的羽毛枕头让陷入回忆里面的林彦俊有了些许困意,在他阖上眼睛之前还是被再次袭来的饿意吵到清醒,他揉了揉肚子拿起手机,点开外卖软件上下滑动了几下,依旧按下了返回键回到微信界面。

置顶是备注成“宝宝靖^ ^”的尤长靖,

【尤长靖,你什么时候回来?】

【火锅好吃吗?】

【多吃点。】

【我饿了!】

【 】6" (我—饿—了)

尤长靖吞下一筷子肥牛,放在手边的手机一直抖个不停。等朋友们的话题终于从自己转移到别人身上,才解开锁查看微信消息。

【马上吃完啦,你是又睡了还是怎样,没吃饭嘛?】

坐在一旁的损友看到尤长靖笑着低头回消息,立马在一旁起哄“长靖在给谁回消息?”

大家的目光重新回到尤长靖身上,刚想开口解释的尤长靖又收到了一条语音消息,尤长靖把耳朵凑到听筒旁,

【 】8" (回来帮我带fang,看着买,都ok)

【 】8" (你再不回来宝宝俊真的要饿死了)

尤长靖听完两条语音,已经笑得合不拢嘴,在朋友们的揶揄声中笑着解释到:“他在酒店等我。”

“谁啊?”

“就林彦俊啊~他还没吃饭诶,我等下帮他带一点回去。”

提着打包好的饭菜,尤长靖刷卡进房,故意清了清嗓,

“林先生,你的外卖到了~”


#

4号是晴天。

林彦俊起了个大早,虽然与录音老师约好九点见面,但是处女座绝对不允许自己迟到。要出门时,尤长靖还睡的正香,林彦俊走到窗前又把窗帘拉了拉,确认没有漏网的亮光泄进来。

轻轻阖上门,林彦俊掏出手机给尤长靖发了消息,

【今天我去录歌,你和朋友玩的开心点^ ^】

走了几步,又在后面加了一句,

【晚上见】

林彦俊在录音室里与老师们相谈甚欢,一抬手才发现已经晚上九点。与老师们道别之后,他拿出手机,竟然一条消息也没有收到。

【尤长靖,你现在在哪里?】

林彦俊还没来得及退出对话框,屏幕上方即刻显示“对方正在输入…”

等了几秒之后,

【我们在101大楼这里啦~】

【照片.JPG】

屏幕里面的尤长靖站在101大楼前,摆着自认为很swag的姿势,夜幕之下的他依旧白的发光,就像月光眷顾的精灵一般。

【你饿不饿?】林彦俊笑着打出这几个字,不用等,对方即回,

【有一点诶】

【好,那我去买宵夜,等下酒店见。】

“师傅,麻烦去金峰卤肉饭。”

林彦俊推开房门的时候,迎接他的是暖黄色的灯光以及熟悉的歌声,未等林彦俊关上房门,尤长靖便狂奔而至,

“林彦俊,你买的什么?”

“卤肉饭。”

“卤肉饭诶?是那个金峰卤肉饭嘛?我看网上有人说特别好吃!”

“对。”

尤长靖跟在林彦俊后面走到茶几旁,林彦俊回头示意尤长靖坐到沙发上,而他自己蹲下来小心的把一次性餐盒慢慢打开。

林彦俊盘腿坐在尤长靖对面,听着尤长靖每吃一口便夸赞十句,连着几轮不重样。23度的空调冷气因着这诱人的饭香味竟也好似开始暖起来,诺大的房间在灯光的映衬下显得温暖而促狭,恍惚间林彦俊想到了自己的爸爸妈妈,同样是面对面,同样是一人笑着望着吃的正香的另一人,安静而美好,家的感觉。

心中一动。林彦俊握了握手掌,

“尤长靖,好吃吗?”

“嗯!好吃!诶你怎么不吃?”

“我忽然不想吃卤肉饭诶。”

“那你想吃什么?”

许久未听到回答,尤长靖嚼着卤肉饭抬起头来,林彦俊正单手支着下巴,似笑非笑地眯着眼睛盯着尤长靖看。

深吸了一口气,林彦俊的喉结上下动了动,

“吃你。”

END

#后记#

林彦俊伸手捏了捏躺在自己怀里的尤长靖的肚子,被还以一记喵喵拳,用了些力道才把想要挣脱走的人继续禁锢在怀里。

翻出相册里下午拍的录音室视频,又加上了两个tag,编辑完成,微博故事发送成功。

【金峰卤肉饭】

【好吃】

评论(7)

热度(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