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ique

我感激我们的光锥曾彼此重叠,而你永远改变了我的星轨。

【长得俊】俗套爱情故事 2

*半个破镜重圆梗

*一丁点儿ooc

*有🚗 走🔗 

*俗套爱情故事 1 3  半个番外 车震play

#


尤长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的他依旧是一头卷毛穿着校服的少年。


“林彦俊,我们去吃冰淇凌好不好?”


穿着同样校服的少年被一旁的尤长靖抓着手臂摇了半天,笑的停不下来。


“好,可是尤长靖,你最近是不是又胖了?”


“哪有啦!”


尤长靖小口小口地舔食着手里的香草冰淇淋,凉凉的口感漾在舌尖,香草甜腻的味道顺着神经一路延伸到他的脑子里。他悄悄侧目看了看并肩而行的林彦俊,夕阳暖黄色的光轻轻的打在林彦俊的身上,给这个平日里棱角分明的少年罩衫一层柔和的光晕。林彦俊低头用舌尖去接住即将滑落到蛋筒壳上的融化掉的巧克力,薄薄的嘴唇和蹭上去的巧克力酱相映成趣,惹得尤长靖看愣了神。


“尤长靖,我要去美国念大学了。”


最后一口香草冰淇淋顺着尤长靖手抖的幅度掉落在地上,尤长靖忽然觉得心不经意的抽搐了一下,


“下周我就不来学校了。”


林彦俊的声音平静的像一潭湖水,


“挺好的,祝贺你。”


尤长靖遗憾的看着手里的蛋筒壳,掂量了半天才挤出这一句。


林彦俊停下脚步转身看着比他矮了一头的尤长靖,毛茸茸的卷毛头像极了一颗栗子,栗子也转过身来抬头看他,栗子的漂亮大眼睛里依旧是噙着淡淡的笑意,光影流转,顾盼生花。


“尤长靖,我的巧克力冰淇淋很好吃,你要不要尝一口。”


尤长靖仰着头接受了林彦俊的邀请,粘稠的巧克力酱点在尤长靖的嘴角之上,少年温热的鼻息挠的尤长靖心里发痒。调皮的少年向左微微偏头,舌尖滑过了尤长靖的上唇,夺去了最后一丝香草气味。


林彦俊的酒窝里盛了满满的阳光,温暖又可爱,


“你的香草冰淇淋也不错。”


“尤长靖,我…”


尤长靖脸色发热,看着站在面前的林彦俊嘴唇一张一合,耳朵里却什么也听不到。尤长靖急了,他拼命地凑过去,可是不论他往前走多少,林彦俊依旧只是站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对他说着些什么。


“林彦俊。”


“林彦俊!”尤长靖从梦中惊醒,意识到身处陌生环境的他下意识抬手捂住自己说了梦话的嘴。


听到卧室里力度不小的叫喊声,林彦俊放下刚烤好的吐司,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卧室,看到了躺在床上双眼紧闭的尤长靖。


“咳,尤长靖,起床了。”林彦俊走到床边坐下来,柔软的床垫深陷下去,尤长靖轻微的抖动了一下。


“吃完饭我们去医院拿点药。”


尤长靖虽然闭着眼,但还是感觉到自己的脸红了不少,再加上想到昨晚的一室旖旎,尤长靖恨不得自己一直睡下去。


床上人久久没有动静,林彦俊瞟到他脸上两团可疑的红晕,于是轻笑一声,


“衣服我帮你洗了,你就暂时先穿我的吧,牙刷给你准备好了,白色的那只。洗好了就出来吃饭吧。”


林彦俊迈出卧室还不出一分钟,便听到了洗手间里的水声。


尤长靖在镜子前又做了三次深呼吸才转身出了卫生间。虽然腰痛的使不上劲,但是当他看到时钟显示八点半的时候,还是着急地冲出去寻找手机。


“我帮你请好假了。”坐在餐桌后面的林彦俊放下手里的咖啡,对着一瘸一拐的尤长靖说到,“我和陈总说故友相见免不了多喝几杯,怎么样这个理由很棒吧?”


“…林彦俊,你这个人真的是…”


尤长靖任由着林彦俊搂着自己的腰把自己扶到椅子上,面色由白变红再变白。


面子这个东西,尤长靖觉得可以不用考虑了。


挖了一勺酱抹在吐司上,尤长靖觉得此时此刻只有食物能安慰自己。林彦俊端着杯子翘着腿带着酒窝坐在尤长靖对面默默打量,刚咽下一口咖啡,就逮到了对面偷偷飘过来的目光。


杯子在大理石桌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尤长靖,我觉得我欠你一个解释。”


“不如,你搬过来和我一起住,我慢慢解释给你听。”


#


去医院的路上尤长靖说要回家拿一下自己的电脑和图纸,于是林彦俊心安理得地跟着尤长靖进了家门。


尤长靖的公寓里很整洁,但是却有着浓重的生活气息,从摆在厨房台子上的瓶瓶罐罐就可以看出来。林彦俊弯着腰把手撑在膝盖上去观察各式各样的小罐子,观察了一会转头对尤长靖说,


“不如你把这些也带上?”


尤长靖白了他一眼,走进书房整理图纸。林彦俊跟进去的时候处女座的强迫症还是犯了,书桌前一张又一张半成品堆砌在一起,层层叠叠宛如千层饼。


“你这个假处女座,高中的时候都是我在帮你整理书桌。”说着林彦俊走上前去,却被尤长靖的眼刀挡了回来,


“图纸你收拾不了,只能我自己收拾。”


“OK,fine。”


林彦俊转身背着手在书房的书架前参观,尤长靖的书不多,按高低顺序在三层书架上整整齐齐的码着,从《西方建筑史》到《建筑空间组合论》,角落里还放着一本新华字典。在书架第三层的最右侧,一本牛皮纸包装的相册集突兀的立在一排B5大小的书群里。


仔细地抽出本子,没有封面和标题,沉甸甸的分量加重了林彦俊的好奇心。翻开第一页,林彦俊的嘴角就再也没有下来过。


本子里收集的是尤长靖的画,厚厚的一本,没有别的颜色,黑色的线条在纸上交织缠绕,描绘出一个又一个棱角分明剑眉星眸的少年,少年时而板着脸,时而又笑魇如花地看着画外人,林彦俊的手指摩挲在不平滑的素描纸上,触摸着少年时代难以言说的隐晦爱意。


尤长靖看了一眼突然安静下来的林彦俊,声音升了一个key,


“林彦俊你怎么能窥探别人的隐私!”


林彦俊转过头看着佯装嗔怒的尤长靖,笑的合不拢嘴,


“可是,你画的是我诶,我还没说你侵犯肖像权。”


练习是有长进的最好方式,林彦俊一页一页翻过去,画中的少年越来越俊俏,活灵活现仿佛就在眼前。然而陡然出现的白纸让林彦俊再次发出了疑问,


“为什么不画了?”


身后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却没有作出任何应答。林彦俊转身去看,才发现尤长靖早已经双手撑在桌子上啜泣起来,豆大的眼泪沿着下巴掉在桌面的纸上。


见到林彦俊回头,尤长靖才直起腰来抿了抿嘴唇,用手背胡乱地在脸上抹了几下。


“好好的,哭什么吼。”


林彦俊把尤长靖拉到一旁的沙发坐下,用拇指小心翼翼地帮尤长靖擦掉集在眼角的泪水。


尤长靖吸了吸鼻子,用带着哭腔的软糯口音作着回答,


“最开始的时候,一天画一张。”


“后来一个星期画一张,再后来一个月画一张。”


“突然有一天我发现,你的样子在我脑子里开始变模糊了,我发了疯的画,但是我画出来的林彦俊已经不是我认识的林彦俊。”


“当我不得不去翻毕业照的时候,我才想起来,你连毕业照都没照就飞了美国。”


“自那天以后,再也没画过。”


尤长靖伏在林彦俊的肩头哭的梨花带雨,阔别八年积攒而来的苦和思念尽数化成咸咸的泪水,决了堤似的一串接着一串往外溢。林彦俊低头亲了亲哭的一抖一抖的卷毛头,抬手在尤长靖的背上一下又一下轻轻的捋着,


“好了,宝宝靖乖,不哭了吼。”


林彦俊起身离开沙发,单膝跪下,把脸使劲凑到了尤长靖面前,惹得尤长靖破涕为笑,


“你干嘛啦,突然凑这么近。”


林彦俊跟着笑起来,酒窝软软的挂在脸上,温柔又迷人。他一只手握住尤长靖放在膝盖上的手,另一只手截住了一颗即将从尤长靖下巴上掉落下来的泪滴,


“见你的第一面,我就喜欢你,尤长靖。”


“你那个时候,长得好看,学习又好,每次你对我笑的时候我都想把你拉进怀里抱抱你。”


尤长靖用氲着水汽的眼睛看着一脸认真的林彦俊,从他的眸子里,尤长靖看到了自己小小的倒影,


“还记得我问你湖人队里你最喜欢谁吗,然后你说是贝克汉姆。当时我就想,我要保护这个可爱的男孩子一辈子。”


“后来我爸爸妈妈移民去美国,我也跟着去美国念大学。其实我有想过,假如当时没有去美国,我可以考和你一样的大学,然后在开学第一天向你表白,这样我们可以一毕业就结婚。”


“对,我说的是结婚,领完结婚证,我们正好可以在台湾玩一玩。”


“当时你很想去夜市吃小吃的吼,都OK的,我会陪你去。”


“我们还可以养一只狗,你说过你很喜欢柯基对不对,那我们就养一只柯基。”


林彦俊的温声细语不仅没有止住尤长靖的泪水,反而触动了他心尖之上最软的一块儿肉。林彦俊有些手忙脚乱,左手摸进了上衣口袋,


“尤长靖尤长靖,不哭了吼,我给你变个魔术。”


呜咽着的尤长靖看着林彦俊紧握的左手在他眼前虚晃的一晃,摊开手掌时,一枚小小的银色指环静静躺在里面,


“我知道它很丑,但是毕竟是EVAN LIN亲手做的,限定款,今生今世,世界上仅此一个。”


圆润的指环在林彦俊掌心泛着柔和的光,林彦俊捏起指环举到尤长靖面前,


“所以尤长靖先生,请问你是否可以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


尤长靖点了点小巧的下巴,抬起手让林彦俊把戒指套在了他的无名指上。林彦俊心满意足地握着尤长靖柔软的仿佛没有长骨头的手反复把玩,直到尤长靖的眼泪堪堪止住。


林彦俊半眯着眼睛缓缓靠过来,薄唇轻启,


“现在有请林彦俊先生亲吻尤长靖先生。”


🔗双木非林 田下有心

评论(25)

热度(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