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ique

我感激我们的光锥曾彼此重叠,而你永远改变了我的星轨。

【长得俊】日蚀

*私设如山 ooc
*王子艾文 (Evan 林彦俊)✖️精灵阿索茵(Azora 尤长靖),半个异想天开的故事
*有🚗,⚠️ 阿索茵是双性,点梗来自 @沒頭沒腦的猩猩 ,请大家自行避雷

#

留声机里维瓦尔第的a小调协奏曲刚走完第一圈,管家埃德斯便捧着一封信敲响了房门。


“殿下,凯温男爵的信到了。”


艾文放下了手里的莎士比亚,接过了烫着金色花纹的牛皮纸信封,然后用指尖轻轻挑开了印着花体Q的火漆印,取出了信件。


"

亲爱的艾文殿下,


见字如面。


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正端着威士忌站在游轮的甲板上与飞来飞去的海鸥调情。前些日子我陪着我弟弟灵迪尔出去游历,你懂的,小孩子总是对外面的世界很好奇。我们去了亚洲边际的几个地方,不得不说风景真的很美。要我说你真的应该出来玩一玩,不要总是坐在屋子里看书,没准还能有意想不到的艳遇。说真的我现在想起你书房里那一整面墙的书,我的头就有些疼,或许我需要喝一口威士忌缓一缓。


凯温的信总是这样冗长,细小而有趣的生活细节让艾文的嘴角不由地向上挑起。艾文摸了摸鼻梁,身为乃珀尔森皇室的第五位王子,他又岂能轻易地离开城堡。


说了这么多,差点忘记说正事。


亲爱的艾文王子殿下,我在这里先祝你二十四岁生日快乐,正如我上面说的,我可能赶不回去参加你的生日宴会了,但是请不要担心,生日礼物将会随我的信一同到达你身边。


我是在柔佛海峡附近的森林里捕到这件宝贝的,本来我的弟弟灵迪尔想把它留下,但是我想你应该会很喜欢,所以我只能同他抢过来送给你。


不用谢我,不过你可以考虑一下给我邮寄几盒巧克力糖,好让我哄哄灵迪尔,毕竟他是个离开糖就活不下去的小孩子。


爱你的凯温


艾文把看完的信按着原本的痕迹折好塞回到信封里,接着又松了松领结,插着兜踱到窗户前,夹带着露水气味的风微微吹乱了艾文额前的碎发,他饶有兴趣地看着楼下的仆人们整理花圃。花圃里种的是凯温去年送他的生日礼物,一捧玫瑰花的种子,当时凯温笑着说,我想这是适合你的颜色,等待了几个月之后,艾文收获了一片水蓝色的玫瑰花海。


艾文心想,既然是灵迪尔也想要的宝贝,那八成可能是制造糖果的机器。正当艾文出神的时候,管家走进来说,


“殿下,凯温男爵的礼物已经放到大厅里了。”


“好,现在就去看看。”


刚下了楼梯的第一个转角,艾文就瞥到了放在大厅正中的礼物。


柔滑的黑色缎布勾勒出其下一人高笼子的轮廓,管家递过来一把小巧的金钥匙,


“殿下,男爵说,一定要您亲自打开它。”


艾文用力一扯,黑色的缎布慢慢滑落,像极了女神入浴前缓缓褪下的衣物。在看清笼子里的情况时,艾文屏住了呼吸。


精灵,一个之前仅存在于书中的生物,现在正跪坐在金笼之中。除了隐在棕栗色卷发之中的尖尖的耳朵,这只精灵几乎与平常人无异。皮肤是近乎透明的白,还带着细微的闪,仿佛有十几万颗裸钻镶在皮肤之中,让罩在他身上的雪绸都黯淡了几分,唇线曾被上帝仔细雕琢过,娇艳欲滴的嫩粉色牵起嘴角的笑,眼帘轻动,小扇般的睫毛带过一片阴影,熠熠流转的双眸对上艾文略微惊诧的目光。


艾文眨了眨瞪的有些干涩的眼睛,有些紧张的想着开口的第一句话,在他说出“你好,吃了吗,”之前,精灵先一步开口,


“殿下,我吓到您了吗?”轻软的语调可爱又动人,仿佛海妖塞壬浅吟出的唱句。


“你…会说话?”


精灵听到这话,抬起手捂着嘴吃吃的笑了起来,肩头的绸缎被抖的开了些,露出了一小片白色的肌肤。


“殿下,我不仅会说话,还会唱歌。”


“你叫什么名字?”


“殿下您为我取一个吧。”


虽然艾文的脸有些红,但他还是看着精灵的眼睛摇了摇头,


“我取的名字,唤的不是真正的你。”


“阿索茵,您叫我阿索茵就好。”


艾文点点头,眼角的笑意渐盛,


“阿索茵,我现在就把你放出来。”


金丝笼的门只是堪堪的合上,真正禁锢阿索茵的是卡在他脚踝之上的金锁链,艾文屈身进了笼子单膝跪下,轻轻撩开雪绸握住了阿索茵的脚踝。“咔嗒”一声,金锁链被打开。


白嫩纤细的脚踝被硌的有些发红,冰凉的触觉从掌心传过来,艾文的拇指摩挲着淡红色的印子,仿佛在鉴赏一块透亮的白玉。白玉散发着诱人的光泽,艾文慢慢俯下头,在上面落下一个轻吻,


“对不起,把你弄疼了。”


艾文把阿索茵扶起来,又转身出了笼子,整理了一下衣服,做出了一个优雅标准的绅士礼,


“阿索茵,我的天使,欢迎来到我的城堡。”


#


阿索茵与艾文并不生分,他光着脚在城堡里跑来跑去,艾文让仆人在地面上铺就了柔软的长毛地毯,继而又追着阿索茵玩闹嬉戏。阿索茵最终在艾文的书房里停下,蜷坐在木雕镀金的椅子里,翻看着早上艾文放下的莎士比亚。


艾文坐在对面看着阿索茵,清脆的翻页声从阿索茵的指尖下传出来,阿索茵不时的轻笑几声,又抬起头来迎上艾文炙热的目光。


阿索茵将书抱在怀中,双肘撑在椅子的扶手上托着下巴对艾文讲,


“殿下,您的眼睛真漂亮。”


忽然被夸的艾文笑的露出了酒窝,


“不,阿索茵,你的眼睛更漂亮。虽然现在不是夜晚,但是我却在你的眼睛里看到了无垠的星空和广袤的银河。”


阿索茵眨了眨眼睛,笑容带起的苹果肌饱满而圆润,


“殿下,我的眼里,自始至终只有您而已。”


阿索茵伸直了胳膊,央求艾文殿下抱着他参观城堡。毛茸茸的卷毛蹭在艾文的下颚线上,阿索茵的手乖巧地环在他的颈后,在路过艾文的卧房时,阿索茵兴奋地驱使着艾文,


“殿下,我很想念如同云朵一般柔软的床垫。”


艾文把阿索茵放在床垫之上,看着他在床上欢脱的打滚,原本平整的真丝床品被弄的起了褶皱,当艾文想要再次抱起阿索茵的时候,却被阿索茵拉倒在床上,床垫又陷下去一个度。


阿索茵用脸颊蹭了蹭倒在自己身上的艾文的脖颈,冰凉感让艾文脸上的热度消散了些许,甜软的嗓音响在耳侧,


“殿下,其实我真的很…”


艾文的喉结上下动了动,压在阿索茵身侧的手臂肌肉不由得缩紧,被衬衣勾勒出紧实匀称的线条。阿索茵的手抚上艾文的后背,沿着他的脊梁线上下滑动,轻微的痒感蔓延在艾文的身体里,奇妙又让人难以忍受。艾文闭上眼睛,等着阿索茵的下文。


“殿下,其实我真的很…饿。”


#


艾文只是吃了一小块鹅肝就放下了手中的刀叉,边小口的品酒,边听阿索茵说着精灵世界的事。


“殿下,”阿索茵刚咽下一块煎牛排,手中的动作依旧未停,“其实精灵是没有性别的。”


“曾经有人说,我们的美是游走在雌性和雄性之间的分界线之上的,他们还说很羡慕我们不会老去的容颜和寿命,”阿索茵耸耸肩,“但是,我觉得,长生不老对我来说却是一个恶毒的诅咒。”


阿索茵说,他曾在日本国生活过一段时间。当时他同样作为礼物被送给一个日本贵族,一个叫做立川农介的男孩子。立川农介有着温暖的笑容和仁慈的内心,他教阿索茵说日本语,还教阿索茵弹钢琴,他说只有钢琴这种高雅的乐器才能衬得起阿索茵的歌声。阿索茵做了立川农介一生的好友,看着他封爵,也参加了他和仁蕙公主的婚礼。几十年之后,立川农介拄着拐杖对阿索茵说,“挚友,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就是给你自由,农介真的很感激你能陪我度过了一生的时光。”


“长生不老能给我的,只是让我看着我的人类好友一个接一个去往天堂,而我却依旧容颜不老,活在这个世界上。”


阿索茵用金匙挖起一小块布丁,想要送到嘴边的手终究还是悬在半空之中,


“不过是灿烂又孤独。”


艾文看着布丁都拯救不了的黯然神伤的阿索茵,起身走到他背后,伸出臂膀把阿索茵圈在怀中,轻轻地说,


“不要怕,阿索茵,我会陪在你身边。”


阿索茵转过身吻住了艾文嘴角的酒气,末了又在艾文的耳侧呢喃,


“殿下,我至今还未沾过酒,今日,阿索茵也想尝一尝酒的味道。”


#

🔗 我是尘埃 囿于你的星海之中


#

阿索茵伏在艾文的胸膛之上,指尖拨弄着艾文睡衣上的装饰花纹。


“阿索茵,对不起,我只能用我这凡人短暂的一生来陪伴你。”


艾文吻了吻阿索茵半湿的头顶,又抬手给阿索茵掩了掩被角。


“殿下,当艾文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时候,阿索茵也将不复存在。”


“主说,我们终究会在天堂里重逢。”

评论(10)

热度(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