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ique

我感激我们的光锥曾彼此重叠,而你永远改变了我的星轨。

【长得俊】俗套爱情故事 3

*一丁点儿ooc
*清水无车
*俗套爱情故事 2 4  半个番外 车震play


 
和林彦俊同居之后,尤长靖觉得自己的生活并没有发生什么太大的改变,除了多出一个帅气多金不要工钱的司机之外,他依旧是每天要对着电脑勾勾画画,把自己的设计概念费力地从脑子里搬到图纸上。 
 
“哎呦。” 
 
坐在尤长靖背后的陆定昊把手里的鼠标甩到一边,扭动着腰肢抻直了自己的胳膊,活像一颗挺拔的小松柏,伸了一个舒舒服服的懒腰之后,陆定昊端起自己的芝麻糊,双腿使劲向前一蹬,稳稳地滑到尤长靖的办公桌边。 
 
“怎么啦?” 
 
尤长靖眉头微皱,眼睛依旧紧紧地盯着电脑里的图纸,嘴里的语调却是软软的,像极了陆定昊刚刚咽下的一口温甜的芝麻糊。 
 
“没事,我就来看看你。” 
 
陆定昊又吸了一口芝麻糊,盯着尤长靖看,看厌了映着电脑屏光的脸,又把视线转到了尤长靖按着键盘的左手之上。尤长靖虽然外表不是凌厉那一挂的,手却生的骨节分明,无名指上的一抹白光瞬间吸引了陆定昊的眼球。虽只是一枚平淡无奇的戒指,但也给他平添了几分味道。 
 
“尤长靖!” 陆定昊扶正了自己歪坐着的身体,把手里的杯子拍到尤长靖的桌子上。 
 
尤长靖被不小的碰撞声引得转过头来,瞪大了眼睛看着陆定昊假笑着露出一排不太整齐的小牙齿, 
 
“尤长靖,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没有啦!你不要乱讲!” 
 
“那这是什么?” 
 
陆定昊伸出食指按在尤长靖左手无名指上,银白色的指环在外作用力之下微微陷进了皮肉之中,压出一条浅浅的痕迹。 
 
尤长靖把手从陆定昊的指尖下抽出来,眼睛弯成了笑眼,露出的两颗兔牙惹的陆定昊也笑起来。 
 
“这个啊,我上次路过饰品店,看着好看就买了。”尤长靖的手指转着套在无名指上的指环,在陆定昊挑起眉毛准备质问下一句之前,他抢先答到, 
 
“套在无名指上是因为只剩这一个型号了。” 
 
陆定昊抱着胳膊靠在转椅上,试图从尤长靖的笑里寻出一丝心虚或者慌张,然而盯了快一分钟之后,他还是败在尤长靖灿烂的笑容里。 
 
“好的吧。”陆定昊撇撇嘴,端起杯子的同时又看了一眼那个泛着柔光的指环,“尤长靖,你审美出问题了伐?这戒指明明丑死了!” 
 
“我觉得很好看诶,很符合我成熟男性的气质。”尤长靖把戒指往指根推了推,摊开手掌歪着头开始欣赏自己的戒指。 
 
陆定昊被尤长靖的自我定位惹的一阵恶寒,翻了个白眼, 
 
“晚上一起吃饭吧?公司附近开了一家特别好吃的火锅!” 
 
“今天不行诶,我有约。”尤长靖一点犹豫都没有的拒绝让陆定昊刚刚消下去的疑心又生了出来, 
 
“尤长靖,你就是谈恋爱了!” 
 

 
出了公司的大门,陆定昊依旧紧紧跟在尤长靖身后, 
 
“尤长靖,我不是你最好的朋友了是吧?” 
 
“是是是,可是今天不太合适,等有机会我一定给你介绍啦!”尤长靖停下步子拉住陆定昊的小臂,慢声慢气地哄着瘪着嘴的陆定昊。 
 
“我就知道儿大不中留,我芝麻糊快喝完了,你看着办吧。” 
 
“好,给您买10包,不,给您买一箱,免费送货上门。” 
 
陆定昊看着笑的极其谄媚的尤长靖,嘁了一声翻了一个白眼,算是把此事作罢。 
 
“天,那边那个人好做作啊!”刚消了气的陆定昊不知道看见了什么,又把眉头皱了起来,露出一个极其嫌弃的表情。 
 
尤长靖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看到了倚在阿斯顿马丁上的林彦俊。 
 
浅色的条纹牛仔外套搭配黑色长裤,系在颈间的Gucci小领带把内搭的休闲白衬衣衬的硬朗又清爽,虽然林彦俊鼻梁上的全黑墨镜把他的眉眼遮的严严实实,但是优越的下颚线依旧昭示着他不可方物的帅。 
 
不知是豪车耀眼还是人耀眼,周边路过的下班族都悄悄侧目,其中不乏年轻漂亮的白领丽人。 
 
“那个车好贵的伐?能买的起这么贵的车,在上海一定有房子的吧?” 
 
陆定昊没注意到旁边欲言又止的尤长靖,自顾自的打量着林彦俊。 
 
“长得还不错,就是看着像性冷淡,你看看他头上的黑气都快冒出来了。” 
 
林彦俊的眼神在尤长靖和陆定昊踏出大门的一刻就跟了上去,他看着尤长靖撒娇似的哄着一个长得有几分清秀的年轻男人,便猜到了那就是尤长靖常常提起的大学舍友兼同事更兼最好朋友的陆定昊。 
 
所以在陆定昊打量他的时候,林彦俊把头转了过去任其打量,只是隐藏在墨镜后边的眼睛一直盯着不知该如何向陆定昊解释的尤长靖。 
 
尤长靖的眼神在陆定昊和林彦俊之间游走,最终直直地看向林彦俊,夸张的做了三个口型,“陆—定—昊。” 
 
会意了的林彦俊低头咬了一下下唇,牵起嘴角露出了好看的酒窝,然后扬起手掌在半空中停了几秒,算是打了招呼。 
 
“这个人有病吧?”看着林彦俊莫名其妙抬起的手,陆定昊又吐槽了一句,“他和我招手干嘛?” 
 
站在一旁的尤长靖终于憋不住笑,轻打了陆定昊一下, 
 
“你不要这样说他啦,有时间再和你解释,我先走啦。” 
 
陆定昊还没反应过来,尤长靖已经一阵小跑到林彦俊的阿斯顿马丁旁边打开了车门,上车前还不忘向呆掉的陆定昊招招手告别。 
 
“陆定昊在你旁边说什么?” 
 
林彦俊系上安全带,又帮着急喝奶茶的尤长靖系上安全带,临了手还不忘在他的肚子上捏了一把, 
 
“他说你很帅。” 
 
“真的假的?我看他说了不止一句。” 
 
尤长靖吸了一口奶茶,滚圆的珍珠顺着吸管被吸上来, 
 
“真的。” 
 
“哼,傻傻的。” 
 

 
尤长靖在搬进林彦俊的公寓前就与他讲好了,做饭要轮着来,但是自从品尝了林彦俊的黑暗料理之后,尤长靖觉得为了自己的身心健康,还是自己亲手做饭为好。 
 
进了超市,林彦俊拉过来一辆购物车,很自然地把尤长靖让到有货架的那一面。尤长靖站在冰柜前仔细的选了一块儿五花肉,又挑了几根小排骨,还顺带着捎了半斤肉馅。 
 
尤长靖本想直接略过蔬菜区,却生生被林彦俊搂着腰拐了回来, 
 
“不吃菜不OK的。” 
 
拎起一把香芹掂了掂,尤长靖伸手递到林彦俊面前, 
 
“那请林先生做饭。” 
 
林彦俊抬手假装捂着嘴咳了咳,把尤长靖递过来的菜放进购物车里,眼见周围没人低头快速在尤长靖耳边说了一句, 
 
“我就要吃你,还有你做的菜。” 
 
尤长靖仰起头瞪着面不改色的林彦俊,拳头也只是轻轻的落在他的肩胛骨上, 
 
“混蛋。” 
 
零食区是尤长靖的天堂,也是尤长靖的地狱。林彦俊陪着尤长靖在货架前伫立了许久,然后拿起尤长靖盯了很长时间的乖乖扔进了购物车里, 
 
“想吃就买,想瘦就运动,是男人就不要怕。” 
 
“林彦俊,我感觉和你住在一起之后,我胖了不少。” 
 
尤长靖跟在林彦俊屁股后面,眼睛扫过一排排的零食,拿了一包魔芋爽。林彦俊弯着腰把小臂支在购物车的推手上,抬脚踩了一下后轮, 
 
“可是,我们也有在运动的。还是说,你觉得我们的运动还不够多?” 
 
林彦俊笑着接住了尤长靖的第二拳,还顺势把人往怀里带了带。 
 
回到家已经将近7点,为了赶时间,尤长靖还是允许厨房杀手林彦俊进来帮忙,可是也仅限于洗菜和端盘子。晚饭是糖醋小排,爆炒香芹还有烩豆腐,饭桌上尤长靖还是不忘挪揄林彦俊, 
 
“林彦俊,我觉得在你做过的这么多次饭里,你的烤吐司做的最好。” 
 
林彦俊正想嘿嘿笑两声来接受男朋友的夸奖,尤长靖的下一句话又泼了他一盆冷水, 
 
“诶不好意思,吐司是烤面包机烤的。” 
 
洗碗的工作自然是林彦俊承担,而尤长靖则拍拍圆滚滚的肚皮坐到了电视面前。手指点着遥控器转了一圈也没找到想看的电视节目,洗完碗的林彦俊端了两杯清茶放到茶几上,坐到了尤长靖身边。 
 
尤长靖在林彦俊的颈窝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把头靠了过去,林彦俊则圈着尤长靖的腰,接过了尤长靖递来的遥控器。两人实在百无聊赖,林彦俊挑了一部老的文艺片放了起来,还顺便把头顶的大灯关掉只留下一盏暗黄色的落地灯。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时而谈论一下剧情,时而聊起附近新开的餐厅。暗色环境里光影的交织,舒服绵软的沙发,还有身边人身上熟悉的薄荷香,给尤长靖织造了一张梦网,等老片子放到结尾时,尤长靖已经抱着林彦俊的腰睡的正沉。 
 
虽然不忍心叫醒,但是林彦俊还是半搂半扶地把尤长靖带去洗手间,洗漱完之后才让尤长靖上了床。 
 
洗了将近两小时的澡,林彦俊才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把头发擦到半干,林彦俊掀起被子上了床,把尤长靖搂进怀里又帮人仔细的掖好被角,末了在尤长靖细白的后颈上啄了啄,轻声道了一句, 
 
“晚安,宝贝。” 
 

 
缠绵的秋雨淅淅沥沥的敲打在窗上,尤长靖从浅浅的梦里醒来,身体向后蹭蹭想寻找一点温暖,才发觉床的另一半是空的。 
 
这是入秋以来尤长靖第三次被雨吵醒,也是他第三次发现林彦俊在将近凌晨两点的时候依旧待在书房里。 
 
尤长靖掀起被子,凭着直觉在地板上找到拖鞋,轻轻趿拉着走到厨房倒水,端起水杯的时候听觉才稍稍苏醒过来。书房的门紧紧的阖着,只有一丝丝灯光从门缝中透出来,尽管林彦俊压低了声音,但是在静谧的黑暗之中“结婚”两个字还是显得尤为炸耳。 
 
相互信任一直被尤长靖奉为情侣间相处的最基本原则,他本无意偷听,或许是深夜醒来神智不清醒,又或许是结婚这两个字对他的吸引力实在是过大,等他走到书房门口的时候,已经不得不继续听下去。 
 
林彦俊的语气里透着些许严肃,虽然隔着一道门,但是尤长靖几乎已经可以想像出他眉头皱起的样子, 
 
“Shirley,我需要时间。”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林彦俊重重叹了一口气,沉默了一段时间之后才缓缓了语气说到, 
 
“两个月,再把婚期往后推两个月。” 
 
一时间的信息爆炸让尤长靖的脑子反应不过来,他觉得许是自己刚才没听清楚,所以就又把耳朵往门上靠了靠,然而脑袋先耳朵一步撞在了门上,“咚”的一声,书房里的人没了动静。 
 
尤长靖想走,但是下一秒林彦俊就把门拉开,脸上依旧是专属于他的温柔神情,尤长靖抬头看了看他,弯了弯朦胧的睡眼, 
 
“怎么还不睡呀?” 
 
“正准备睡。” 
 
林彦俊扔下手机,拉着尤长靖回了卧室,上床前还仔细地把窗帘拉的严严实实。 
 
尤长靖靠在林彦俊怀里,眼睛望着屋子里蔓延着的黑色,身后人很快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尤长靖不知道该想些什么,失眠的夜总是很难熬。 
 
即使被熟悉的味道包围,尤长靖依旧睡的不安稳。梦里面的光怪陆离让他很心急,一面一面破碎的镜子滑过他的心尖,他从这些镜子的反光里看到了他和林彦俊这几个月以来的日常,温馨又令人向往,他伸出手想要触碰这些碎片,然而却被划伤了手指。 
 
在闹钟快要响的时候,尤长靖从梦魇中惊醒,他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薄汗,终于说服自己认识到一个事实,林彦俊最近确实不对劲。 
 
尤长靖想要坐起来的时候,才听到厨房里的响动。他走到正在煎荷包蛋的林彦俊身后,伸出双臂轻轻环住林彦俊的腰,耳朵贴在林彦俊的后背上,听着林彦俊强劲有力的心跳声从胸腔里传出来。 
 
“蛋煎好了,你先去洗漱。” 
 
尤长靖帮林彦俊摘下来粉色格子的围裙才慢慢踱步到卫生间,等他出来的时候,林彦俊已经坐在桌子前,双手交握抵在额前,不知道在想什么。尤长靖拉开椅子坐到林彦俊对面,林彦俊把热好的牛奶递到他面前, 
 
“趁热喝。” 
 
“长靖,我觉得我们需要谈一谈。” 


TBC

评论(15)

热度(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