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ique

我感激我们的光锥曾彼此重叠,而你永远改变了我的星轨。

【长得俊】俗套爱情故事 4

*一丁点儿ooc
*清水

*俗套爱情故事 3  5  半个番外 车震play

#

尤长靖双手交握把玻璃杯圈在掌心里,热感透过半厚的玻璃壁传递到掌心之中,撩拨着有些焦灼的神经,他没有抬头看坐在对面的林彦俊,只是轻轻的应了一句,嗯。 
 
舌尖上微烫的牛奶滚落到肚子里,尤长靖配合着林彦俊话语间的停顿,一口一口吞咽着。 
 
“长靖,有些很棘手的事情需要我们去解决,飞美国的机票我已经订好了。” 
 
尤长靖在解决一个三明治的时间里,听林彦俊讲述了那些他曾嗤笑过的电视剧情节。林氏的继承人被父母订下了一位未婚妻,未婚妻背后的家族是林氏强有力的竞争者,所以联姻是最好的结好方式。双方家长都很着急,婚期被订在下个月。 
 
林彦俊的语速很慢,仿佛是在给尤长靖充分的反应时间。尤长靖的接受能力向来很快,这样狗血的事情让他想笑,余光里林彦俊拧成沟壑的眉头则让他起了玩笑之心。扯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嘴,尤长靖才抬起头来对上林彦俊的眼睛,脸上是一贯的笑容,嘴角带起的苹果肌却在轻颤, 
 
“所以,你是在邀请我去美国参加你的婚礼?” 
 
明知是尤长靖的玩笑话,林彦俊还是下意识心中一紧,想要开口辩解却被尤长靖跨过桌面伸来的手握住, 
 
“好啦,开玩笑的。我只是有点慌。” 
 
两个人都慌,但是林彦俊只得掰开了揉碎了自己消化,把忧虑换成动力,带着尤长靖回到父母面前一搏。父亲在林彦俊心里一直是个严肃的形象,但是严肃不等于教条。比如虽然父亲不喜欢搞乐队这种花里胡哨的事情,但林彦俊偏偏在大一的时候和几个同样躁动的好友组了一支乐队。校文化节上的演出只有母亲和妹妹来看,但是某天林彦俊却在父亲书房里看见了印着他们演出照片的校报,被放在书桌的右边第三个抽屉里,是父亲一贯珍藏兄妹二人成长历史的私密空间。 
 
林彦俊有反骨,叛逆期尤其长,即使是这样林彦俊也从未做过出格之事。他不知道父亲的底线在哪里,假如正好卡在同性恋人这一处,林彦俊想,爸爸对不起,这一次我要触碰一下。 
 
反掌覆住尤长靖的手,林彦俊用带着细汗的手掌摩挲尤长靖的肌肤, 
 
“不要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LA的飞机上,几乎一夜未眠的林彦俊终于抵不住困意,带着不轻的心事睡倒在头等舱的座椅上。尤长靖躺在他身侧,抬手帮他掖了掖毯子,又按了按林彦俊的眉头,心想,这个人,明明自己也紧张的要死,却还摆出一副全部OK的样子。 
 
窗外黑蓝色的夜空柔顺的像一块绸缎,看着缀在上面的点点亮亮的星,尤长靖想到了林彦俊鼻头上的小痣。时隔八年,曾经的少年心事竟然成真,尤长靖觉得自己是幸运的,他只希望自己的运气在再次遇到林彦俊之时还未全部用尽,这样的话在这一道难关之前他还能祈祷些好运。家庭在林彦俊心中的分量很重,虽然平常提及的次数不多,但是每个星期林彦俊都会准时给家里打电话。有时是妈妈接,有时是妹妹接,尤长靖会在一旁看着林彦俊手握话筒笑的一脸温顺的样子,有几次林彦俊也看着尤长靖,想把话筒递过来让他向长辈们打个招呼,却被尤长靖拨浪鼓式的摇头拒绝掉。尤长靖曾笃信任何一件事想要成功必须要满足天时地利人和,他不知道此时此刻这个时机是不是成熟,但是他觉得,不管怎样,我得陪着旁边这个人一起闯一闯。 
 
失眠是个恶性循环,尤长靖在自己的脑子里放着陈年旧事的老电影,在积聚了一点困意的时候他又想起下午陆定昊送他离开时覆在美瞳上的一层水膜,陆定昊拽着他的袖子对他说, 
 
“尤长靖,假如你要是在美国被绑架了,你一定要想办法告诉我。” 
 
上次陆定昊在公司前和林彦俊有过一面之缘后,尤长靖也未真正拿出时间来向陆定昊解释,只是有时在茶水间陪陆定昊冲芝麻糊的时候才提起三言两语。虽然陆定昊不曾说,但是尤长靖知道陆定昊心里对林彦俊还是心存疑窦,尤长靖曾问陆定昊对同性恋人一事有何看法,陆定昊只是一拍大腿,说哎呦,都什么年代了,男人女人都是人,灵魂契合度才是最重要的。陆定昊也曾隐晦地提起自己的担忧,像林彦俊这种家大业大的人,传宗接代才是最重要的,他父母能同意吗。尤长靖没有回答,反而调笑着问陆定昊,林彦俊的妈妈会不会像电视剧里那样甩给我一张银行卡,让我拿着钱离他的儿子远一点。 
 
陆定昊不是个粘人的人,却依旧和尤长靖经历了漫长的告别,直到尤长靖不好意思的说林彦俊还在外面等他,陆定昊才松开手,嘴里还不忘叮嘱着尤长靖给自己代购心仪已久的护肤品。 
 
旁边的林彦俊睡的不安稳,尤长靖又提了提被他拉下来的薄毯,替他理了理额间碎发,才轻叹一口气,带着不浓不重的甜蜜意味,用只有自己能听得到的声音说, 
 
“是被绑架了,被你吃的死死的。” 
 

 
林彦俊把黏在酒店床上的尤长靖拉起来送进浴室,关门时叮嘱了一句下午要见Shirley一面。 
 
尤长靖把水温调的偏低,轻微的凉意唤醒了他有些混沌的神经。Shirley,尤长靖想,真是个好听的名字。林彦俊是在妹妹的高中毕业典礼上第一次见到Shirley,那个女孩子和妹妹差不多一般高,都穿着学士服,及膝的学士服遮不住两个女孩子光滑细嫩如同初春新抽出的枝条一样的小腿,林彦俊说,她们两个穿的太少了,这样不OK。妹妹也曾帮着Shirley追林彦俊,比如在他的书本里夹一封情书,或是在他的枕头下藏一个粉色包装纸的小礼物,然而这些第二天都会再次出现在妹妹的书桌上。某一个晚上,林彦俊坐在露天阳台上问妹妹是否有喜欢的人,妹妹一脸警惕地反问林彦俊的目的。林彦俊抿了一口手里的可乐,零度的气泡在嗓子里上升破灭,甜度被辛辣感取代,他说,我有喜欢的人了,非常非常喜欢,所以Shirley只能是妹妹。 
 
妹妹替Shirley惋惜地叹了一口气,说行了,get it,以后不会再有礼物情书了,说完伸手去抢林彦俊的可乐,却被塞了一罐酸奶,林彦俊依旧摆出一副语重心长的口气,女孩子晚上不要喝凉的东西。 
 
五分钟的洗澡时间让尤长靖来不及思索更多的事情,他穿着松松垮垮的浴袍走出来,坐在沙发上的林彦俊起身帮他擦头发。尤长靖被解放的双手卷弄着浴袍的系带,林彦俊双手托着毛巾擦过尤长靖的头发,不轻不重的力道让努力倒时差的尤长靖又有了困意。 
 
午餐尤长靖没敢吃很多,林彦俊见他盯着自己盘子里的意面,于是卷了一叉子送到尤长靖嘴边却被坚定的拒绝了,林彦俊笑他,减肥临时抱佛脚没有用,又说, 
 
“Shirley是妹妹,你怕什么?” 
 
尤长靖撇撇嘴,想起前几天还在视频通话里嘲笑自己脸上肉越来越多的亲生妹妹,尤妹一边嘲笑他快要胖的没人要,一边又在旁敲侧击地问尤长靖何时才能多带一个人回马来西亚。如今他身在美国,除了林彦俊以外没有任何可以依靠的人,人在困境中总是格外想家,尤长靖有些想念妈妈做的椰浆饭,他觉得,也是时候该带林彦俊回家看一看。 
 
Shirley走过来的时候,尤长靖看见林彦俊皱了皱眉头。女孩子梳着高高的马尾,一件紧身黑色短T把少女的曼妙曲线勾勒出来,光滑的肚脐下是浅蓝色的牛仔裤。 
 
是个爱笑的女孩子,红唇配皓齿,犹如夏天里的红色马蹄莲花,自信又美好。女孩把墨镜摘下来,目光从林彦俊脸上移到尤长靖脸上,然后伸出手同同样笑的很开心的尤长靖打招呼, 
 
“Hello Chin,”女孩故意顿了顿,又扬起了声调,“我是Shirley,林彦俊的未婚妻。” 
 
Shirley挑着眉看一旁的林彦俊,脸上是得意的神情,在林彦俊抬手打人之前,Shirley先举起手投降,“Evan不要激动!” 
 
女孩没有一丝拘束,端起林彦俊为她点好的柠檬水喝了一口,在透明的杯沿上留下了一个浅浅的唇印。 
 
林彦俊拉着尤长靖坐在Shirley的对面,女孩子眨眨眼睛,“Evan,我爸妈那边我已经做好工作了,剩下的靠你了。” 
 
“嗯,明天我会带长靖回家。”林彦俊捏了捏尤长靖的手,“我觉得我爸妈肯定会喜欢他的。” 
 
Shirley没想到目睹了林彦俊说如此不符合他人物形象的话,一口水差点噎住,顺了顺气,才翻了个白眼,“长靖哥哥这么可爱的男孩子落在你手里,真的是…”后面的话被Shirley咽回肚子里,她瞟了一眼捂着嘴偷笑的尤长靖,又看了看头上黑气渐浓的林彦俊,把墨镜重新架到鼻梁上,“没事我先走了,男朋友在外面等我。” 
 
“嗯,”林彦俊点点头,在Shirley起身之后还是加了一句,“女孩子不要穿这么少。” 
 
Shirley回头做了一个鬼脸,走出了酒店的旋转门。 
 
林彦俊伸出手臂把尤长靖圈过来,两人靠坐在酒店一楼的沙发上,尤长靖脸上有些臊,想要挣扎却换来林彦俊加重力道的禁锢。林彦俊把下巴磕在尤长靖的头顶上, 
 
“现在放心了吧。” 
 
“嗯。”尤长靖应了一声,乖乖靠着林彦俊。本来见不见Shirley都一样,但是尤长靖明白林彦俊是怕自己多想,纵然说是妹妹,没有眼见为实终究还是会在人的心里埋下怀疑的种子。但是尤长靖没有告诉林彦俊,他在说起Shirley的时候,和自己爸爸向别人说起尤妹的神情一模一样,明明林彦俊自己还是个年轻人,却总在妹妹面前装出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尤长靖没憋住笑出了声,林彦俊寻声问他笑什么,他只是把手掌圈在嘴边对着林彦俊的耳朵说了一句,“秘密。” 
 
虽然困但是紧张加上择床,搅得尤长靖没有睡好。第二天早上,林彦俊去酒店旁的车行提了一部车,带着两人的行李和买好的礼物,踏上了回家的路。 
 
尤长靖将手肘支在车窗边沿,阳光顺着道路两旁树木的叶子间隙里打下来,交错的光斑晃的尤长靖的眼睛有些睁不开,尤长靖问林彦俊带行李干什么,是不是看情况不对的时候比较好逃跑。 
 
林彦俊转头看了看尤长靖,笑的合不拢嘴,“妈妈说要住在家里,这样好给你煮饭吃。” 
 
尤长靖也跟着笑,其实他想问的是,万一林父林母不接受他,再把行李带回酒店岂不是很尴尬。尤长靖喜欢美食,也一直相信人的胃袋是有记忆的,他想起高中语文课上老师问大家最喜欢的食物是什么,各式各样菜品的名字在教室里此起彼伏,只有坐在他旁边的林彦俊说了一句,“妈妈做的菜。” 


TBC

评论(19)

热度(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