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ique

我感激我们的光锥曾彼此重叠,而你永远改变了我的星轨。

【长得俊】俗套爱情故事 5 - END

*一丁点儿ooc

*有🚗走🔗,浴室play,望食用愉快,未成年听话不要点

*俗套爱情故事 4  半个番外 车震play

#

车里略低的冷气越发地让他心里发虚,尤长靖降下了半截车窗,让带着热气的夏风涌进来,早上仔细梳整好的头发被吹的有些散乱。林彦俊让他不要紧张,换回来尤长靖一句,“好好开车。”


车子驶入别墅区,精巧的独栋别墅错落地散布在道路两侧,偶尔路过的高大的棕榈树在道路上投下一大片阴影,尤长靖有些贪恋那不足三秒的阴凉,先前心里的虚气已经被夏风烘干,捎带着后颈上出了一层薄汗。


林彦俊把车开进车库,尤长靖和他一起提着礼物走到门口,还未按下门铃,妹妹直接打开门把二人迎了进来。少女有着和林彦俊一样漂亮的眼睛,她喊了林彦俊一声哥,又偏头越过林彦俊,用扬起的声调对着他身后的尤长靖说,“长靖哥,你们快进来!”


听到声响的林父林母从厨房里出来,林母一边用系在旗袍外的围裙擦着手上未干的水迹,一边说,“彦俊这孩子,怎么不提前打个电话。”


林彦俊憨憨地笑着,把尤长靖推到前面,“爸妈,这是长靖。”


“叔叔阿姨好!”尤长靖带着甜甜的笑容给长辈鞠了一躬,林父接过尤长靖手里的东西,林母则拉着尤长靖坐到了沙发上。


基因是个很强大的东西,林母笑的合不拢嘴,脸颊上有着和林彦俊一样的酒窝,岁月在她的眼角留下几道细小的纹路,却依旧难减林母的风韵。林父没有尤长靖想象中的严肃,但是依旧带着董事长的威严,小麦色的皮肤让他看起来不像是已经五十出头的人。林彦俊把东西放下,和妹妹也一起坐到沙发上。


尤长靖等着长辈问话,弯弯的笑眼和苹果肌很是可爱,而林父林母也只是一直笑,没有要开口的意思。妹妹坐在林父旁边,轻轻摇了摇爸爸的手臂,林父才缓过神来,依旧笑着问尤长靖来美国是否还习惯,尤长靖说还行,倒时差让他废了不少心力。


林母拉着尤长靖的手,问他一些诸如年龄,生日之类的林彦俊之前已经同他们讲过的信息,几人坐着谈了一会,尤长靖的讨巧话把两个长辈哄的很是开心。直到厨房里的计时器响起来,林妈妈才想起来厨房里还炖着肉。尤长靖跟着起身想要去厨房给林母打下手,却被林父拦下来,


“彦俊你去帮妈妈,长靖,来阳台我泡茶给你喝。”尤长靖忙着应了一声好,回头和林彦俊对了一个眼神,林彦俊捏了捏尤长靖的手让他不要紧张。尤长靖跟着林父进了一楼的露台,并轻轻阖上了玻璃门。


两人对坐在茶桌前,颇有几分禅意。远处的斜阳微垂,暖橘色的阳光打在林父身上,消磨了几分疏离感,又平添了几分平和。壶里的水还未沸腾,林父先开口,


“彦俊从小最喜欢瞒天过海。若不是这次我逼他逼的紧,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带你回来。”


尤长靖看着林父将茶具烫洗一遍,嘴里轻轻应了一声,表示自己在听。


“我和他妈妈来美国这么多年,西方的文化也接触了不少,我们只希望他能过的开心。长靖你是个好孩子,若你们是真心相爱,我们会祝福你们的。我知道你和彦俊有时候会怕我,但是我不过是一个父亲罢了。假如有时间,以后记得多往家里打几个电话。”


尤长靖双手接过林父斟好的茶,嘴里一连说了几个“好”,茶香弥漫在口中,抚平了他一直紧绷的神经。尤长靖有些恍惚。他本以为林父会语重心长的同他讲二人没有未来,但是现在看来,父母这道关卡,他们顺利的通过了。


在厨房里帮忙的林彦俊一边洗菜,一边透过玻璃门看着在露台上相谈甚欢的一长一少。林父不知道说了什么,两人同时笑了起来。林彦俊正纳闷,林母过来拍了拍他的肩头,“彦俊,菜都要被你洗烂了。”


林彦俊把菜沥干递给妈妈,嘴上嘿嘿的笑着,林母边切菜边侧头看这个傻儿子,“怕什么,你爸又不会把长靖吃了。”


妈妈向来是个直言直语的人,一语中的让林彦俊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和你爸爸想好了,祝福你们。”


“妈妈,爸他…”


林母夹了一块肉递到林彦俊嘴里,让他尝尝咸淡,末了又佯装嗔怒地说,“我和你爸又不是老顽固!你们年轻人开开心心的就行了。”


#


五个人的晚饭一直吃到了将近晚上九点,林爸爸吃完饭端着茶杯上了楼上的书房处理事情,尤长靖和林彦俊还有妹妹帮着林妈妈收拾厨房。


快收拾完的时候,一直在旁边叽叽喳喳的妹妹突然安静下来,凑到妈妈耳朵边说了几句话,尤长靖擦桌子的手慢了下来,等着林母的吩咐,


“咳咳,长靖,”林妈妈清了清嗓子,“不然你晚上和彦俊睡一个房间吧,客房还没打扫出来…”


“妈!长靖和我睡一起就好。”


林彦俊抢在尤长靖前面替他答了话,林母闻声和妹妹一起在旁边捂着嘴笑,惹的尤长靖有些臊,也跟着不好意思地笑起来。


林彦俊的房间很整齐,最引人注目的是书桌旁的一面照片墙。这些照片里有冬日的暖阳,也有夏日的花朵,有大学时期的合照,也有独自一人坐在树下看书时被妹妹偷拍的照片。林彦俊大概是按照时间顺序将这些照片排布在墙上,尤长靖一张挨着一张地看过去,想从这些照片里窥探一下这八年里林彦俊的生活轨迹。


正当尤长靖好奇为什么照片墙中间会空留出一个位置的时候,林彦俊一只手抱着枕头,一只手提着行李箱进了屋子。


“在看什么?”林彦俊把枕头正正地摆在床头,问一旁的尤长靖。


“你这里,是不是缺一张照片?我看这个位置,好像是故意空出来的。”


“是,缺一张我们的合照。”


尤长靖送了他一个白眼,伸手接过了林彦俊递来的睡衣,林彦俊问他谁先洗澡,尤长靖还被照片吸引着眼球,便让林彦俊先去洗,在他关浴室门前又补了一句,“记得给我留点热水。”


林彦俊洗澡洗了将近一个小时,尤长靖看完照片墙,又去他书柜里拿了几本书看,眼皮有点下沉的时候听到林彦俊在浴室里面喊,“长靖,把浴巾给我送过来。”


尤长靖打着哈欠拿起放在床上的浴巾,只把浴室门开了一个小缝将其递了进去,林彦俊满是水渍的手没有接浴巾,而是抓住了尤长靖的手腕,一把将他扯进了浴室。


我愿同你结连理


倒时差的心力交瘁加上刚才被折腾的不轻,尤长靖一沾到枕头眼皮就开始打架。一旁的林彦俊却不让尤长靖睡觉,用指肚摩挲着尤长靖的耳垂,问他刚才说的话是否算数。


尤长靖懒懒地开口,模模糊糊地嗯了一声,林彦俊却依旧不满足,央求着他再说大声一点。被磨的没了脾气的尤长靖只能一个字一个字地说,


“林彦俊,我愿意和你结婚。”


END


后记


两人的婚礼在美国林家的庄园里举行,陆定昊看着这价值几个亿的房产不禁咋舌。在休息室看到正在做妆发的尤长靖还不忘说了一句,


“有合适的也给我介绍一个,我没别的要求,在上海有一套房子就行。”


尤长靖撇撇嘴,同他开玩笑,


“今日林家来了不少亲戚,你挑个喜欢的吧。”


陆定昊嘁了一声,白了尤长靖一眼。


婚礼开始后,陆定昊看着林彦俊和尤长靖携手走过铺着花瓣的毯子,在神父的见证下交换戒指,心中不免有些动容,眼泪不听话的从泪腺里冒了出来。正当他后悔没在西装兜里装纸巾时,旁边递来一方帕子,


“你好,我叫董又霖。”

评论(24)

热度(4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