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ique

我感激我们的光锥曾彼此重叠,而你永远改变了我的星轨。

【长得俊】百无禁忌 ABO 1

*卡曼橘混伏特加✖️草莓牛奶 师生恋
*少量洋灵
*一丁点儿ooc 第一次写ABO 见谅

*百无禁忌 2 3


 
尤长靖窝在卡座里笑的时候,林彦俊就注意到他了。 
 
开学前的最后一个周末,本来想待在家里看书的林彦俊硬是被木子洋一个电话叫出来。两人约在木子洋表哥岳明辉新开的酒吧,林彦俊看到酒吧名字的时候,便觉得有点意思,Destination,目的地。 
 
岳明辉拉着木子洋去和新认识的好朋友打招呼,临走前想把林彦俊迎到卡座里,而林彦俊却摆摆手,坐在了吧台旁的高脚椅上,点了一杯伏特加。 
 
酒吧的装潢很有上世纪八零年代风的感觉,暗调子的灯光给整个酒吧罩上一层纱,音箱里放的是不知名的钢琴曲,本是一个可以放松下来的环境,但是萦绕在鼻尖的气味还是让林彦俊皱了皱眉头。虽说岳明辉的酒吧是个清吧,但是依旧有胆子大的Omega不用抑制剂就坐在那里喝酒。临近一桌的Omega似乎是被酒精搅得兴奋起来,腺体的散发出浓郁的玫瑰味,他注意到吧台处独自喝酒的林彦俊,端着酒杯贴了过来。 
 
“帅哥,一个人喝酒吗?” 
 
Omega温声细语地凑到林彦俊跟前,隐约的伏特加信息素味道让他的面色更加潮红,他微喘着想靠的更近,却被林彦俊抬手挡了去。 
 
“你醉了。” 林彦俊有些厌恶的阻止着拼命往他颈间凑的Omega,抬眼去寻求站在不远处的木子洋的帮助。 
 
木子洋刚干了一杯,还挑着眉把酒杯倒扣在桌子上,这边就看到了林彦俊的求助。木子洋迈着长腿走过来,身上的海盐气味让发了情的Omega更加腿软,木子洋捞起快要黏在林彦俊身上的Omega,将他送到了还在一旁看热闹的他的朋友身边,嘴角勾起一个笑,语调却比这酒吧里二十三度的冷气还要冷, 
 
“不用抑制剂就出来玩,出了事算谁的?不干不净的Omega,我们可不敢碰。” 
 
刚才还嬉皮笑脸的一行人听到这话顿时变了脸色。其中两人对视了一眼,把还想要往木子洋身上贴的Omega拽了起来。直到看着Omega被架出了酒吧,木子洋才回头去找林彦俊。 
 
木子洋靠在吧台上,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眯着眼睛看林彦俊, 
 
“怎么,没贴抑制贴?” 
 
林彦俊放下杯子,伸手探进衬衣领下,按了按贴在后颈的抑制贴,摇着头否定了木子洋这个问题。木子洋轻笑一声,见怪不怪地对林彦俊说, 
 
“也对,你这长相,一看就是个Alpha。都怪我那个出国留学回来的哥哥,别人都以为Destination里面出入的都是非富即贵,所以才有成群结队的Omega过来攀高枝儿。” 
 
林彦俊嗯了一声以示回应,站起来开始系西装外套的扣子, 
 
“我明天第一节还有课,先回去。” 
 
木子洋见状忙绕到林彦俊身后,把他按回椅子上, 
 
“行了,再玩一会儿,我怕你天天看书看傻了,等下我找司机送你回去。” 
 
被重新安置下来的林彦俊继续喝还剩半杯的伏特加,他嗤笑一声,不知道是哪一步走错了,竟然和木子洋交了朋友。林彦俊虽然是Alpha,但是骨子里的文青特质让他违背了父母的意愿,到A大当了老师。而木子洋和他在一个办公室,还坐对桌。 
 
入职的第一天,木子洋瘫在椅子上,睨着笑对林彦俊说:“稀罕了,你是Alpha?”经过简单的自我介绍,林彦俊才知道了木子洋也是Alpha。一般来说,Alpha是三类人里面最强大的,理应从商从政,而学术性方面诸如教师,科学家等则归Beta群体负责。所以,不常见的两位Alpha属性的教授,成了A大学生茶余饭后的谈资。 
 
某一日林彦俊正在办公室的窗户前看外面淅淅沥沥的雨景,木子洋嚼着软糖走到他旁边,不生分的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当老师真好,可以天天误人子弟,哦不对,授人以渔。” 
 
林彦俊觉得自己安静、自律,而木子洋则与他恰恰相反,慵懒,爱玩,一肚子花花肠子。虽然想是这样想,但是真正与木子洋相处时倒也有些乐趣。 
 
背景里的钢琴曲似曾相识,林彦俊便闭着眼睛用手指在台面上打着拍子,想要从耳朵的记忆里寻找一点点线索。正当寻到一点感觉的时候,一阵笑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林彦俊睁开眼睛去找笑声的来源,看到了抱着灵超胳膊笑的正欢的尤长靖。 
 
林彦俊认得灵超,这个身为Beta却长了一张Omega脸的鹿眼少年。灵超家与木子洋家是世交,所以灵超的爸爸在他上大学前就拜托同在A大的木子洋多加照拂。照拂谈不上,也没学什么好,灵超在开学第一天,就学着木子洋给自己起了个别名,本来想叫木子超,但是觉得拗口,所以思前想后改成了灵超。 
 
虽然隔着些距离看的不真切,林彦俊依旧觉得坐在灵超旁边的那人长得挺好看,尤其笑起来的时候,弯弯的眼睛,心形的嘴唇,百分百的少年气息,惹得林彦俊也想同他一起笑。 
 
尤长靖把手里最后一柄小剑插到海盗桶上,看着原本安安静静的小玩偶突然蹦起来,心也跟着一紧。坐在对面的李希侃比当事人更加兴奋,拍着手让尤长靖在真心话和大冒险里选一个。 
 
其他人都跟着起哄,尤长靖看向旁边的灵超,灵超立刻会意,站起来做了个停止的手势, 
 
“长靖唱歌很好听,不如让他上台给大家唱首歌,怎么样?” 
 
于是,在一群人的注视下,尤长靖上了台,没用伴奏而是拎起一把岳明辉放在角落里的吉他,调了调弦。 
 
“Uh,Uh,microphone test。”确认了麦克风没问题,尤长靖才抱着吉他向台下鞠了一躬,“今天给大家唱一首《Perfect》” 
 
清凉透彻的嗓音透过麦克风传出来,也丝毫未减吸引力。林彦俊随着台下的众人一起,将目光停留在台上的尤长靖身上。 
 
岳明辉的布置真是讲究,本就有些暗的灯光在舞台附近更是消失殆尽,唯独剩顶上的一盏白色聚光灯,在小小的舞台上投下一片光斑。而尤长靖就坐在这片小小的白光之中,轻轻拨弄着手里的吉他。 
 
“I found a love for me” 
 
手里的酒杯离唇畔近在咫尺,林彦俊却迟迟没有再喝一口伏特加。不知是陷入温柔的情歌里,还是陷入了尤长靖漂亮的脸蛋儿里。台上的人依旧温柔的笑着,一双眼睛顾盼生姿,冷白色的皮肤在光下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透明感。尤长靖穿了一件暗粉色的衬衣,似乎衣服有些宽大,所以即使只松了一颗扣子,仍然露出了大半锁骨。 
 
唱到动情处时,颈处的肌肉用力,更加凹陷的锁骨便掬了一捧白光。有一瞬间,林彦俊竟然想要上台帮他赶走散落在脖颈上的光,再帮他规规整整的系好扣子。 
 
一曲罢了,台下不少人鼓掌,甚至还有人到台阶处等着尤长靖,想要个联系方式。岳明辉也凑过去,想问尤长靖是否有兴趣来酒吧驻唱,就当兼职赚个零花钱。 
 
尤长靖笑着接过岳明辉递来的名片,“我考虑一下再给您回电话。” 
 
林彦俊动了动僵直了快三分钟的脖子,虽没人看到,但仍有些不好意思。 
 
后颈的抑制贴贴的有些紧,让林彦俊很不舒服。到洗手间用冷水洗了一把脸,想着马上就要回家,林彦俊抬手撕下了抑制贴,混着卡曼橘的伏特加气味顿时蔓延在洗手间里。 
 
林彦俊转身之时,身后厕所隔间里的门突然被打开,一个人不由分说地撞进林彦俊的怀里,林彦俊这才注意到,在洗手间里除了自己的伏特加气味,还隐约有一股甜腻腻的味道。 
 
这衣服有些熟悉,怀中人抬起头,竟然是尤长靖。尤长靖面色有些红,眼睛里沾染了一丝不可名状的欲望,嘴巴张了又张,才吐出三个字。 
 
“救救我。” 
 
尤长靖踮脚吻过来的时候,林彦俊才意识到尤长靖发情了。 
 
刚才下了台的尤长靖感觉自己的状态不太对,于是拿着抑制剂准备到卫生间里注射。好巧不巧,尤长靖刚撕开包装袋,隔间外的林彦俊也撕开了抑制贴,爆炸一般袭来的强A信息素让尤长靖腿下一软,手中的抑制剂在慌乱之中掉进了马桶。 
 
伏特加的味道让他脑子发晕,本来只想开门求救,可到了林彦俊怀里,尤长靖最后一道防线也崩溃掉。 
 
尤长靖的吻技并不好,甚至还有些青涩。他在林彦俊的嘴里横冲直撞,贪婪的想汲取林彦俊身上的味道。发了情的Omega释放出甜度更甚的信息素,被吻的发懵的林彦俊觉着这味道像极了小时候最爱喝的草莓牛奶。 
 
吻已经不能满足,尤长靖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像是被火燎过一样热的难受,此时他仿佛走在在沙漠之中快要渴死的旅人,而面前的Alpha就是他求之不得的水源。尤长靖的喘息声越来越急促,他一只手开始解衣服,另一只手则摸到了林彦俊的腰带上。 
 
林彦俊被撩拨的有些情难抑制,腺体分泌的信息素甚至有些呛人,卡曼橘的的甘甜加上伏特加的烈,让整间屋子充斥着情|欲的味道。 
 
终究还是理智占了上峰,林彦俊把怀中人打横抱起,蜷在林彦俊怀里的尤长靖依旧颤抖着撕扯他的衣服,至使木子洋在看到林彦俊的时候还以为他在洗手间里就已经把这个甜美可人的Omega就地正法。 
 
好在岳明辉在酒吧二楼备有一间卧室,林彦俊把尤长靖放在床上,木子洋给周锐打了个电话,让他带几支抑制剂过来。 
 
几乎晕厥过去的尤长靖依旧不老实,手不停的往林彦俊身上摸,他需要Alpha的爱抚与安慰,林彦俊没办法,只得把残留着伏特加味道的外套脱下来罩在尤长靖身上,让他好受一点。 
 
岳明辉一进屋就嚯了一声,“这小Omega够甜的。” 
 
木子洋捏着手机靠在墙上,不经意间瞟了一眼林彦俊身上凸起的某部位,低头笑了一声, 
 
“我看你挺喜欢这个Omega,不如我和岳岳都出去,你把他标记了。” 
 
林彦俊脸有些红,随手拿起一个抱枕放在小腹处,遮盖不为人知的小秘密,嘴里却依旧一本正经, 
 
“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不管临时标记还是彻底标记,至少我都要先知道他是谁。” 
 
突然门外响起一阵砸门声, 
 
“洋哥!岳叔!你们在里面没?” 
 
“怎么了宝贝儿?”岳明辉拉开门,把风风火火的灵超放进来。 
 
“我同学刚才去洗手间…”灵超话说到一半,才注意到床上躺着的尤长靖,以及坐在尤长靖边上的林彦俊。 
 
“林老师好。” 
 
灵超常去办公室给木子洋送糖,自然也少不了抓一把给坐在对面的林彦俊,小孩爱说讨巧话,嘴上一个接一个的“林老师”让林彦俊很是受用,而听多了的木子洋则没少揍灵超的屁股。 
 
灵超看了看有些狼狈的林彦俊,又看了看躺在那里躁动不安的尤长靖,眼睛一转,大概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岳明辉勾着灵超的肩,拿纸巾帮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宝贝儿你接着说。” 
 
灵超清了清嗓子, 
 
“我同学刚才去洗手间,都快一个小时了还没回来,我去找他又找不着,所以想让你们帮我找找。” 
 
说罢灵超又偷偷看了看林彦俊, 
 
“你同学叫什么名字?”木子洋解开屏幕,准备给楼下的保安打电话。 
 
“不…不用了,他就在那躺着。” 
 
三个人顺着灵超的手指,看向了躺在床上的尤长靖。 
 
林彦俊有些尴尬,心中念着为人师表,抬手理了理被扯乱的衬衣,嘴里接着灵超的话头问下去, 
 
“他也是A大的学生?” 
 
“是啊,马来西亚的交流生尤长靖,和我一个宿舍。” 
 
“他…”由于怕带坏小孩子,林彦俊还是把发情二字省略掉,“马上会有人送抑制剂过来,你不用担心。” 
 
林彦俊把尤长靖再次凑过来的头按回枕头上,又帮他系好了胸前的扣子,而木子洋则在旁边笑的肆无忌惮,嘴里还不停地说, 
 
“可以啊,我们彦俊,要搞师生恋了。” 
 
林彦俊没有承认也没有否定,只是抿着嘴笑,灵超在一旁看着,突然惊呼到,“林老师的酒窝真好看。” 
 
一惊一乍少不了换回木子洋的一顿胖揍,直到周锐敲门,木子洋才松开了被他夹在腋下的灵超。 
 
周锐给尤长靖注射了抑制剂和镇静剂,又给林彦俊重新贴了一贴抑制贴,下手的时候有点重,林彦俊“嘶”了一声,周锐却丝毫不留情面, 
 
“强A不能随便撕抑制贴,像这种懵懵懂懂的小Omega根本经受不住你的伏特加气味。” 
 
林彦俊有些委屈的哦了一声,心疼着自己刚刚遭受毒手的后脖颈。 
 
两个大人帮着灵超把尤长靖送回宿舍,上楼前木子洋还特意问了问灵超明天第一节有没有课。灵超一拍脑门儿,看着一旁的林彦俊说, 
 
“第一节课是林老师的哲学选修课,我还拉着尤长靖一起选了。”


TBC

评论(81)

热度(17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