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ique

我感激我们的光锥曾彼此重叠,而你永远改变了我的星轨。

【长得俊】百无禁忌 ABO 2

*卡曼橘混伏特加✖️草莓牛奶 师生恋
*少量洋灵
*一丁点儿ooc 第一次写ABO 见谅
*百无禁忌 1 3


灵超把床头灯打开,帮尤长靖换上了睡衣,又打湿毛巾帮人擦了擦脸,这才掀起被子。尤长靖的睡相很好,安安静静的,所以灵超轻而易举地把尤长靖放在被子里卷了个卷儿,身体被裹的严严实实,只剩下一颗毛茸茸的栗色卷毛头露在外面。 
 
两人住的宿舍实际上是A大的教职工宿舍,娇生惯养的小少爷既不想与其他人一起挤宿舍,又不想住在家里受束缚,所以托了木子洋的福,腾出一间双人宿舍给灵超住,独立卫浴和大阳台一应俱全,还有个能开火的小厨房,而木子洋则搬到了早在A大旁边置办好的高级公寓里。 
 
可是灵超觉得自己住又有些孤单,所以当宿管老师问他愿不愿意有个马来西亚来的新室友时,他用一脸的悲愤来掩盖自己的兴奋,嘴里还大言不惭地说着:“为了两国人民的友好交流,我灵超,愿意牺牲自己!” 
 
稀稀拉拉的热水澡洗了将近半小时,灵超把毛巾搭在头上,带着浑身的热气腾腾打开了浴室门,却又被屋内的冷气激的打了个机灵。灵超把床头灯的光线调到了最暗,看了看另一张床上的尤长靖睡的香甜,才拿了手机把自己甩到床上。刷了刷微博觉得没什么意思,于是打开微信,点开了置顶, 
 
【洋哥!】 
 
【洋哥!】 
 
【快理你爸爸!】(发出三秒后马上撤回) 
 
但显然木子洋看到了这句挑衅的话,立马回过来, 
 
【(笑脸)明天你洋哥打你,你也不要问为什么】 
 
灵超发了个求饶的表情包,把话题引到了正事上, 
 
【洋哥,今天晚上彦俊老师和尤长靖…?】灵超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只得给木子洋抛了个话头, 
 
【小孩子别瞎想,他俩啥事没有,你的林老师不过是英雄救美,没标记他。】 
 
【哦…那我要不要告诉尤长靖今天晚上发生的事?】【兴奋.jpg】 
 
坐在副驾驶的木子洋转头看了一眼正在倒车的林彦俊,嘴角咧起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指尖在屏幕上翻飞,打下了“不用”二字,想了想又在后面加了一句, 
 
【人家小情侣的事,你就别掺和了。】 
 
屏幕另一端的灵超看了看对话框里的“情侣”,又转头看了看尤长靖,似懂非懂间想再和木子洋探讨一下,却被他一句“弟弟早点休息,晚安。”直接结束了对话。 
 
停好车后,木子洋问林彦俊要不要上楼继续喝一杯,林彦俊看着他说了一句“crazy”,接着义正言辞地拒绝了木子洋。 
 
林彦俊喜静,所以在收到A大的入职通知后直接在学校旁边买了一套学区房,而木子洋与他熟络之后竟也一时兴起将林彦俊楼上的那套公寓置办下来,和林彦俊当了邻居。 
 
木子洋将外套甩在肩上,欲言又止故作轻松地说,“灵超这个小崽子,选你的课也不告诉我一声。” 
 
林彦俊嗤笑了一声,“你别多想,我不过是允诺他只要平时全勤,期末必然九十分以上。” 
 
“不能,我知道在小弟眼里没有人的魅力能大过他洋哥。”木子洋觉得自己是有些小气,尴尬间换了个话题,“那个叫尤长靖的学生,我看你还挺喜欢他。” 
 
林彦俊没应答,伸手按下电梯24楼的按钮,又顺带捎上了25楼。木子洋仍然在一边喋喋不休,“彦俊,你别太担心,虽然我们是老师,但是我们也得为自己的终生大事考虑是吧。” 
 
电梯顶上的红色数字一直在跳跃,快逼近24时,木子洋又忙不迭的补了一句,“你不是最喜欢喝草莓牛奶,那个小Omega那么甜,我都有点…” 
 
“叮—”,木子洋说到一半的话被打断,林彦俊整了整衣服,出电梯前把手拍在木子洋的肩上,酒窝是一如既往的好看, 
 
“你不许打他主意。” 
 
说罢,林彦俊出了电梯,留给木子洋一个背影,木子洋用指尖按了按关门键,嘴里嘟囔了一句,“有小弟我还打什么主意,我帮帮你还不行?” 
 
洗完澡已经将近十一点,林彦俊打消了再看会儿书的念头,直接钻进了被子里。床头暖黄色的灯光温柔又缱绻,让人想入非非。林彦俊把双手交握枕在头下,回想着晚上发生的事情。 
 
林彦俊二十四年的人生里,从不缺投怀送抱的Omega,最小的时候甚至可以追溯到幼儿园,清一水的小姑娘都想和这个身上有着淡淡卡曼橘气味的小男生交朋友。说到信息素,原来林彦俊觉得自己的卡曼橘气味太过甘醇,不像是一个Alpha该有的味道,随着成长,有一天在饭桌上同为Alpha的妹妹凑到他身边闻了很久,挤眉弄眼地问他是不是偷偷喝酒了,林彦俊自己仔细一闻,才发现自己的信息素里竟然多了酒的味道。直到高中毕业,隔壁的哥哥第一次带他去酒吧,他才知道那是伏特加的气味。 
 
从一开始的受宠若惊,到后来的泰然处之,林彦俊不知道拒绝了多少Omega的芳心,他得承认,有些Omega确实条件不错,比如上次有一位玉米浓汤气味的Omega小姐邀请他共进晚餐。用餐过程很愉快,然而当Omega小姐闭上眼睛等待林彦俊吻她的时候,腺体里的玉米浓汤气味却搅了林彦俊胃里一阵抽搐,然后林彦俊只能淡淡地说一句,“你该上楼了。”自那之后,林彦俊再也没有碰过曾经最爱喝的玉米浓汤。 
 
林彦俊有时也纳闷,明明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为什么偏偏被自己的固执硬生生折磨成性冷淡。不是她们不够好,而是林彦俊总觉得缺点东西,就像曾经在夏令营里受过的射击训练,林彦俊觉得,真正的爱情应该有子弹射中靶心时那种一击毙命的感觉。 
 
林彦俊相信自己的眼睛,晚上尤长靖在台上唱歌的时候,目光曾在自己这里停留过十秒钟。那十秒里,尤长靖嘴角轻轻勾起,带着阴影的睫毛落下又上扬,眨眼间将自己的子弹射向林彦俊的靶心。 
 
正中红心,不偏一厘。 
 
那人的眼,那人的唇,那人冷白发光的肌肤,都是林彦俊喜欢的类型,甚至是那一头栗色的小卷毛,在林彦俊眼里也成了可爱的象征。 
 
这个Omega太甜了,林彦俊想不出别的形容词,草莓牛奶甜腻得让人想抓心挠肺。林彦俊想起小时候曾痴迷喝草莓牛奶,已经到了上瘾的程度。妈妈怕他坏牙齿,看着他从一天三瓶减到一天一瓶。后来林彦俊竟然也从中悟出点道理,喜欢是放肆,爱是克制,他对草莓牛奶已经偏执到爱的地步,所以开始克制自己,便也不需要妈妈再看着他。 
 
回想起尤长靖吻过来时的唇,林彦俊想用文字来永远留下那时的感受,可惜曾经的倚马可待到了这一刻也终究变为词穷。林彦俊用食指摩挲着自己的嘴唇,仿佛这样可以再次触摸到尤长靖的温热与柔软,他用着人类最原始的能力,在脑海中揣摩尤长靖的心理活动。 
 
他是不是也觉得我很帅,很痴迷我的气味? 
 
像棉花一样软的身体让林彦俊欲罢不能,尤其是摸在他腰腹上的手,轻柔的像是在抚摸一块价值连城的宝石。林彦俊想,尤长靖应该也学过钢琴吧,不然指法不会这么熟练。人是感官动物,林彦俊的大脑里不住的播放尤长靖的喘息声和轻吟声,原来唱歌好听的人,连喘息声都比别人婉转动听。 
 
直至觉察到身体上某个部位有抬头的倾向,林彦俊才抑制住自己的大脑不去再想那些春光旖旎的画面,奈何已经有些晚,他闻着空气中越来越重的酒气,面色也开始泛红。终究忍不住,只能去浴室冲了个冷水澡,身体的温度降下来,被搅乱的心绪也慢慢沉淀。关掉花洒的那一刻,林彦俊也作出一个决定,他要试着追一追尤长靖,不说一定追到,但是不成功,便成仁。 
 

 
尤长靖睡了一个好觉,尽管在天刚微亮的时候做了一个梦。梦里的他行走在一条玻璃长廊里,透过一尘不染的玻璃,他可以看到脚下万丈深渊的沟壑,他很害怕,可是又能听到有人在他耳边安慰着不要怕。尤长靖想去寻那人的踪迹,当他转向左边的时候,那人的影子在他的余光里飘到了右边,当他转向右边时,那人的影子又到了左边。与此同时,原本透明的玻璃也开始变得模糊起来,除了那一句“不要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外,尤长靖便也只记得那人出现之时飘来的味道。 
 
然而脑子有些当机的尤长靖却一时想不起那味道是什么,绵长纠缠的梦一直延续到早上,正当尤长靖还在纠结味道的时候,灵超拍醒了眉头拧成一团的尤长靖。 
 
“尤长靖,醒醒,该起床了。” 
 
尤长靖没有起床气,纵使于朦胧之中睁开眼,也立即换上一副笑模样,“好。” 
 
虽然尤长靖觉得自己的大脑好像缺少了一段昨晚的记忆,但是为了赶时间也来不及细想,一骨碌穿好衣服进了洗手间。 
 
灵超趴在桌子上咬着吸管,牛奶被短短续续的送进口中,他看着正在穿鞋的尤长靖,装作若无其事地问了一句, 
 
“尤长靖你还记得昨晚的事吗?” 
 
“啊?昨晚嘛?我就记得我下了台之后去了洗手间,之后的事,好像也没什么印象。到底是怎么回事?”尤长靖抓了抓头发,接过灵超递来的牛奶。 
 
“哦没事没事,你喝醉了,倒在洗手间了。” 
 
“喝醉?我好像没喝酒吧?” 
 
“哦那啥,是李希侃那个捣蛋鬼偷偷往你的果汁里兑了酒。” 
 
“这样啊,怪不得,原来刚才梦到的是酒味。” 
 
灵超拿起两人的书包,关门的时候又问了一句, 
 
“你记得今天第一节是什么课吗?” 
 
“记得呀,哲学选修,是林彦俊老师的,对不对?” 
 
灵超满意的点点头,偷摸着用手机给木子洋发了个消息, 
 
【小甜甜昨晚什么都不记得】 
 
由于习惯性早起,林彦俊的时间一直很充裕,在A大门口的星巴克吃了早餐,才上了办公楼拿教案。开学第一天,难得木子洋也来得早,看见林彦俊的时候,木子洋哟了一声, 
 
“我们彦俊今天怎么带上眼镜啦?” 
 
早上林彦俊选衣服的时候,确实经过了一番周折。毕竟是第一次正式见尤长靖,林彦俊觉得应该正式一点,可是又怕西装会过于沉闷,便只挑了一件刺绣白衬衫和一条黑色长裤,脚上则穿了一双昨天刚刷过的帆布鞋。带上耳饰之后林彦俊依旧不甘心,从抽屉里翻出了一副平光的金丝边眼镜架在鼻梁上,林彦俊在镜子前端详了一会儿,觉得自己颇有为人师表的气质,这才满意地出了门。 
 
九月份的S市已经半只脚踏入了秋天,早上的晨风吹在脸上也有些凉意,林彦俊走到教室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坐满了。 
 
两百人的阶梯教室里,林彦俊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正中第五排的灵超和尤长靖。又整了整衣领,林彦俊才夹着教案走上了讲台。 
 
从林彦俊出现在教室门口的那一刻开始,教室里的讨论声便不绝于耳。坐在两人后排的一个女生一直在小声尖叫,“天啊,林老师太帅了!”而她旁边的一个女生又在给她泼冷水,“别想了,你是Alpha。” 
 
灵超悄悄侧目观察着尤长靖的反应,见他依旧是笑眯眯的表情,于是故意凑到人的耳边, 
 
“我觉得林老师没我帅,你觉得呢?” 
 
尤长靖瞪大眼睛转头看了看灵超,又笑着摸了一把灵超的头,“好好好,你最帅。” 
 
“大家好,我是林彦俊,接下来一个学期里,将由我给大家上哲学选修课。我没有别的要求,全勤的话,期末肯定在九十分以上。” 
 
说完这段话,讲台下又是一阵骚动,坐在灵超前面的两个Omega激动的赞叹,“林彦俊不仅人长得帅,对学生都这么好!天!我要嫁给他。” 
 
听到这段对话的灵超撇撇嘴,又观察了一下尤长靖的反应, 
 
“我觉得他挺好的,你觉得呢?” 
 
尤长靖想了一下,以为灵超又要拿他做比较,于是甜甜的回了一句,“没你好。” 
 
灵超有些语塞,只得点点头,不甘心的打开了笔记本。 
 
尤长靖是个讲礼貌的人,他觉得上课睡觉是对老师和同学的不尊敬,奈何脑子实在是发昏。他想许是昨晚酒的太多,才至使他早上这样困乏,偏偏第一节又是无趣的哲学课,林彦俊低沉的声线配上教案里苦涩的伊曼努尔康德,传到尤长靖的耳朵里俨然成了助眠曲。尤长靖的眼皮不听使唤,而仅存的最后一丝理智让他在趴着睡与坐着睡中选择了后者。 
 
坐在一旁的灵超在咬着笔头想为什么林老师长的这么帅却教了这样一门晦涩难懂的课,脑子里的托马斯·阿奎那和弗里德里希·尼采一直在打架,两人谁都叫嚣着不让灵超记住他们的名字。 
 
站在讲台上的林彦俊一直在偷看尤长靖,他看着尤长靖直直的坐着一动不动却不住的点着头,心里猜到几分,另一面又在埋怨周锐是个庸医,昨晚的镇静剂一定是注射的太多。但是林彦俊不甘心第一次见面让尤长靖睡过去,想着要刷点存在感。 
 
“啊,对了。”林彦俊突然提高的音量让不少打瞌睡的学生来了精神,他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了一串号码,末了又不轻不重的用指节敲了敲黑板,“这是我的微信,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加一下。” 
 
岂止是感兴趣,今天来上这堂课的人不管是Alpha还是Beta还是Omega,无非就是想来讨个联系方式。之前林彦俊从不轻易透露给别人,甚至是虚心向他讨教哲学的学生,他也只是给人留了办公室的电话。 
 
教室里又起了一阵骚动,可惜尤长靖依旧睡的很香。林彦俊心里也很着急,Alpha的狠劲上来,他索性直接清了清嗓子, 
 
“那位坐在灵超旁边的同学,你起来一下。” 
 
灵超听到自己的名字抖了三抖,几秒之后才反应过来林彦俊在叫尤长靖,于是偷偷给林彦俊比了一个OK的手势,抬手用胳膊肘捅了捅尤长靖。 
 
突然的外力作用让尤长靖的脑门儿差点磕在桌子上,灵超在他耳朵边小声提醒, 
 
“老师叫你呢。” 
 
听到“老师”这两个字,尤长靖下意识的站起来答了一声, 
 
“到!” 
 
睡的有些发懵的尤长靖站起来之后,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脸顿时红了起来。由于阶梯教室的坡度,尤长靖微微颔首对上林彦俊的眼睛,这个角度像极了昨晚舞台上的光景,尤长靖想起来,这个帅哥当时就坐在下面。 
 
尤长靖是有注意到林彦俊的,虽然舞台的高度不高,但是因为光线原因他对台下面的状况看的不清,加着手还要拨弄吉他,嘴里要哼歌实在是忙的很,可是在眼睛掠过林彦俊的时候,他还是选择停留几秒,因为他觉得帅哥在看自己。 
 
不知是荷尔蒙在作祟还是出于Omega的本能,尤长靖对着林彦俊眨了眨眼睛,他不知道林彦俊是否接收到了他的信息,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这个看似不经意的眨眼里包含着万分的风情与诱惑。 
 
对于林彦俊的外貌,尤长靖做不出任何的挑剔。星眸剑眉,鼻梁高挺,性感薄唇,还有凌厉的下颚线,无一不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尤长靖也有自己的小心思,他微微一斜肩,宽大的领口便偏了下去,露出了好看白嫩的锁骨。 
 
可惜下台后尤长靖没等到林彦俊,反而等到了一些不相干的人。不带抑制贴的Alpha薰的他有些难受,所以才要到洗手间去打抑制剂。 
 
对了,打抑制剂,尤长靖脑子中的断层忽然被接起来,他想起来在他刚准备要用抑制剂的时候,闻到了伏特加信息素的味道。呛人的信息素使他腿软,抑制剂也掉进了马桶,他记得自己费了大力气才打开厕所的隔间,然后撞到了一个人怀里,那个人… 
 
脸红的尤长靖让林彦俊又起了调戏之心,他拍拍黑板,震下一众白色粉笔末, 
 
“快点加老师的微信!” 
 
“好的老师。” 
 
对记忆修复只差临门一脚的尤长靖只能手忙脚乱的掏出手机,按下了一串号码, 
在看到好友申请列表里出现了备注是尤长靖的消息后,林彦俊才收了收嘴角的笑, 
 
“好,坐下吧。” 
 
接下来的课堂上尤长靖清醒万分,他一边欣赏林彦俊的美颜,脑子里却在想着记忆中最后的一个断点。那个有着伏特加气味的Alpha,到底是谁? 
 
“好,下课吧。” 
 
下课铃响了之后,林彦俊低头整理教案,思索了一会后还是点到了尤长靖, 
 
“尤长靖…和灵超,来办公室一趟。” 


TBC

下一章,小尤同学要拆(bei)生(lin)日(shi)礼(biao)物(ji)啦

评论(36)

热度(1147)